陈二柱冷哼了一声,之后说道:“口说无凭,咱们还是观看监控视频吧!另外,你不过是一个主持人,这里有你说话的份吗?你如此的偏向那王逸,难道说,你和他有一腿?”

  主持人也没有想到,这陈二柱居然如此的口无遮拦,她的脸色一下子变红了起来,神情也变得更加尴尬。

  而此刻,几个直播平台的直播间内,也完全炸了,所有人都在指责陈二柱,说他说话太冲,一点素质也没有。

  而陈二柱依然我行我素,根本不在乎别人的眼光。

  美女主持人拧不过陈二柱,所以只能将监控录像搬上舞台。

  陈二柱走到监控录像前,之后便开始观看王逸钓鱼。

  他是快进看的,所以观看的速度很快,当他看到王逸疯狂上鱼的时候,他的脸色瞬间变得极为难看。

  他身为上一届的华夏钓王,本身的钓鱼实力还是十分强劲的,自然也懂得许多个钓鱼的境界,他此刻也看出来了,这王逸已经达到了无招胜有招的那种玄妙境界。

  他知道,华夏达到这种境界的人,只有他的师祖郭大鞭子一个人,而他也曾有幸见过一次这种钓鱼境界,当时直接被惊呆了,可他怎么也想不到,王逸居然达到了这种境界,这简直太不可思议。

  “这,这怎么可能?他怎么可能达到这种境界?”陈二柱一脸茫然地说道。

  陈二柱从呆愣中回过神来后,脸上再一次露出狰狞的神色。

  “可即便是这样,王逸也不能拿这个冠军,你们知道吗?这王逸昨天参与了一次打架斗殴事件

  ,他本来应该进看守所的,所以这次华夏钓王争霸赛的冠军依旧是我。”

  陈二柱此刻的神态有些癫狂,他几步冲到王逸的身边,之后伸出手去,要去抢夺王逸手中的奖杯。

  观众们见陈二柱居然要抢王逸的奖杯,顿时全都露出一个十分鄙夷的神色,就连他的那些粉丝,也不敢再去看接下来发生的事情。

  王逸死死攥着奖杯,任由陈二柱怎么努力,也动不得那奖杯一丝一毫。

  “奖杯给我,把奖杯还给我,那是我的。”陈二柱十分癫狂地说道。

  主持人也知道,在让这陈二柱闹下去,场面一定会更加尴尬,所以,她直接就叫了保安。

  几个保安冲上舞台,之后直接就将这陈二柱从舞台之上拖了下去。

  如此一来,这场十分辣眼睛的闹剧到了这里,也算是全部借结束了。

  王逸拿着奖杯,从舞台之上走下来,之后来到了老鬼的身旁。

  老鬼此刻早已激动的热泪盈眶了,他一把抱住王逸,之后十分幸福地说道:“徒弟,谢谢你在我有僧之年,帮我洗刷了我之前的屈辱。”

  王逸拍了拍老鬼的肩膀,之后说道:“师傅,你放心好了,从今天开始,我不会再让我们老鬼一门蒙受任何羞辱。”

  王逸和老鬼拥抱完了以后,当下又抱住了一直在这里等候他的林娜。

  “娜姐,也谢谢你,谢谢你来观看我的比赛。”

  “王逸,恭喜你。”娜姐由衷地说道。

  王逸周围的几个朋友简单的庆祝了一下后,当下直接奔着老化那边行去。

  此刻,老化那边的几个人,一个个全都垂头丧气的,完全失去了活力。

  王逸径直走到陈二柱的旁边,之后冷声说道:

  “陈二柱,你应该没忘记我们之间的赌约吧?认赌服输吧!”

  陈二柱现在已经恨死了王逸,他始终觉得,是自己这个同门师弟抢走了他的冠军殊荣,所以他此刻掐死王逸的心都有。

  他漠然地看了一眼王逸,之后冷声说道:“赌约?咱们什么时候立下赌约了?我怎么不知道啊?”

  王逸见这陈二柱反悔,脸上的神色也变得冰冷起来。

  “当时那么多人都在现场看着,而且监控视频也录下了咱们之间的赌约,你难还敢不承认?”

  陈二柱不屑地笑了笑,之后说道:“你说那个赌约啊!我不过是随便说说罢了,怎么?你还当真了不成?你是不是缺心眼啊!这种赌博的事情,能当真的吗?”

  王逸当下也不废话,直接走上前去,同时拍了拍陈二柱的肩膀。

  “陈二柱,你很好,你真的很好。”

  陈二柱撇了撇嘴,之后将脑袋别过一旁,根本不在理会他。

  王逸刚才在拍陈二柱肩膀的时候,直接在他身上留下了一个暗手,他此刻心中也十分生气,这家伙居然敢对他违约,绝对是找错人了。

  “我就违约了,你能把我怎么样?咱们之间又没有签合同,你就算是告我也高不赢。”陈二柱直接耍起了光棍。

  而他的这种行为,直接激起了这些钓鱼爱好者的反感,他们此刻都还在周围,并没有散场。

  此刻,他们十分愤慨地将陈二柱包围在中间,并开始对他进行语言攻击。

  “陈二柱,你还是不是个男人?居然连承诺下来的赌约都不敢遵守?”

  “陈二柱,亏我还是你的粉丝呢,没想到你居然能做出这样的事情来,你太让我失望了。”

  “陈二柱,你简直就是个人渣,就应该滚出钓

  鱼界。”

  “滚出钓鱼界,滚出钓鱼界。”

  陈二柱也没有想到,这件事的影响力居然这么大,他也知道,他彻底输了,不光输掉了钓王的头衔,甚至还输掉了名声和尊严,此刻,他胸中憋闷,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

  然而,即便是这样,众人也没有同情他,有些愤青,甚至直接拿起手中的饮料瓶,之后砸向陈二柱的身体。

  顷刻间,陈二柱的身上便沾满了各种饮料,他悲催地看了一眼周围的钓鱼人,之后终于低下了他嚣张的头颅。

  他如一只过街老鼠一样,慌不择路的奔着钓场外面行去,这期间甚至连头都不敢回一下,他知道,从今天起,他在钓鱼界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

  王逸处理完了这件事后,刚想离开这里,结果却被一个眼镜男拦住了。

  王逸疑惑地看了这个拦住他的人一眼,之后说道:“你是?”

  眼镜男笑了笑,之后说道:“我是朱省长的秘书,我们省长找你有点事。”

  

章节目录

乡村种田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亦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凡并收藏乡村种田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