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士林的家,住在县城的一处别墅小区,而王逸并不认识陈士林,但是光看他家的别墅,便知道他家肯定十分的有钱。

  这是一栋三层的小别墅,别墅的风格是欧式的,外面装修的也十分的考究。

  王逸来到门口后,按下了门铃。

  开门的,是一个年过半百的妇人,这妇人穿着一身保姆服饰,应该是这家的佣人。

  保姆诧异第看了一眼王逸,之后说道:“你找谁啊?”

  “我找陈士林,陈总!”王逸笑着说道。

  “那你有预约吗?我们陈总现在很忙,根本就没时间接待客人,你如果没有预约的话,那还是请回吧!”

  王逸自信地笑了笑,之后说道:“你进去之后,就说是清逸农业的王逸前来拜访,到时候他肯定会见我,你进去吧!就这样说。”

  那妇人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之后便折返回别墅之中。

  过了一会,一个中年人忽然就走了出来。

  这中年人戴着一副金丝边眼镜,整个人都带着一股贵气,一看就不是一般人。

  王逸当下确定,这人应该就是陈士林无疑。

  “你是陈总吧?我是清逸农业的王逸。”

  此刻,陈士林的神情有些憔悴,但他脸上更多的,则是疑惑。

  他惊疑地看了一眼王逸,之后说道:“王总,深夜拜访,不知道所为何事啊?”

  他虽然听说过王逸,但却并不认识他,所以他知道,王逸深夜来访,肯定是有什么事。

  王逸尴尬地笑了笑,之后说道:“是这样的,你应该认识李萌萌吧?之前她的父亲把你的儿子撞了,而我正是为这件事而来!”

  陈士林听到这话,脸色顿时就沉了下来。

  “王总,如果是别的事情的话,我陈士林肯定会卖你面子,但这件事绝对不行,我儿子的大腿粉碎性骨折,而且最重要的是,他这大腿肯定会留下残疾!我儿子都被撞残疾了,我怎么可能就此善罢甘休?”

  王逸点了点头,觉得这也是人之常情,他轻轻笑了笑,之后说道:“陈总,你先别激动,我来到这,是来和你商量这件事的,并不是强制要求你做什么。”

  陈士林虽然见王逸这样说,可是他的脸依然沉着,显然十分的不高兴。

  “王总,这件事我儿子是真的倒霉,不遵守交通规则的是那李久恩,他不光在开车的时候打电话,而且还胡乱变道,我的儿子就是因为躲闪不及,才和那李

  久恩的车追尾了,从而导致了惨剧的发生。”陈士林唉声叹气地说道。

  “陈总,我能够理解你的心情,你先别激动,先听我说一句话!”王逸道。

  陈士林惊疑地看了一眼王逸,之后说道:“行,那你说!”

  王逸点了点头,之后说道:“我如果能够治好你的儿子的话,你还追究那李久恩的责任不?”

  “什么?你能治好我儿子的粉碎性骨折?这部可能,现在就算是米国的技术,都无法治愈粉碎性骨折,肯定会留下很严重的后遗症!”

  王逸笑了笑,之后说道:“我好歹也是一个大公司的老总,总不会和你在这编瞎话吧?这样,你就信我这一次,而如果我无法将你的儿子治好的话,你在追究那李久恩的责任!”

  陈士林想了想,觉得这并没有什么,于是,他欣然点头同意。

  于是,王逸当下跟着陈士林,直接奔着县人民医院行去。

  陈士林的儿子陈晓鹏所住的病房,是一间十分高档的病房,而陈士林也舍得花本钱,居然从国外请来了许多米国的医生。

  王逸走进病房的时候,便看到了这些穿着白大褂的外国医生。

  陈士林走进病房后,当下无比焦急地问道:“怎么样了?我儿子的腿怎么样了?”

  为首的一个高个子米国医生,当下遗憾地叹了口气,之后说道:“你儿子腿很严重,今天如果还无法好转的话,就只能截肢了!”

  “什么?截肢?”陈士林听到这话后,餐点直接昏死过去,陈晓鹏是他的独子,而且他是在四十岁的时候,才有的这个儿子,也算是老来得子,在他心中,他儿子的命要比他的命重要的多,他情愿出事的是他,而不是他儿子。

  此刻,陈士林觉得无比的绝望,甚至都不想活了。

  王逸当下轻轻拍了拍陈士林的肩膀,之后说道:“放心吧!我一定不会让你儿子截肢的,相信我。”

  陈士林将信将疑地点了点头,之后便不再说话,现在,他只能将唯一的希望交托在王逸的身上。

  王逸当下向前走上一步,并来到了那陈晓鹏的身前。

  而就在这时,那个米国的高个子医生忽然拦住了王逸的去路。

  “你是谁?是医生吗?”理查德见王逸并不像个医生,于是才出言阻止道。

  王逸摇了摇头,之后说道:“我并不是医院的医生,但我的医术却比医院的医生强很多!”

  “什么?你不是医生?陈先生,这人你从哪里找来

  的?病人的情况现在十分的复杂,你如果让他来搞的话,弄不好会要了陈晓鹏的命!”

  陈士林听到这话,当下也有些摇摆不定起来,他此刻也有些害怕了,根本不知道该不该让王逸来治疗自己的儿子。

  王逸当下也看向了陈士林。

  “陈先生,我真的可以救你的儿子,你表个态吧!”

  陈士林纠结地晃了晃脑袋,之后说道:“王总,实在是抱歉,我真的无法相信你的医术,所以你还是请回吧!”

  “你确定?”王逸也没有想到,这陈士林居然连试一下的勇气都没有,这确实让他有些失望。

  “确定!”陈士林脸色发苦地说道。

  王逸见陈士林这样说,顿时也来了脾气,他冷哼一声,之后说道:“真是好心当作驴肝肺,既然你不同意,那这件事我不管了,但我要告诉你一点,那就是,错过了今天以后,你就算是跪下求我治你的儿子,我也不会来!”

  王逸说完这话后,直接就要转身离开,他实在有些受够了!

  

章节目录

乡村种田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亦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凡并收藏乡村种田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