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流

  “真的?”欧阳鸣又惊又喜,连忙叫来医生帮妻子见此身体,见妻子的身体真的好了大半后,他再次痛哭起来。

  “欧阳,我都好了,你还哭什么啊?”妻子不解的看着欧阳鸣,连忙伸手帮他擦拭眼泪。

  欧阳鸣抓住妻子的手,哽咽道:“小雯,我这是高兴啊,你终于好起来了,还有,我不应该误解王神医的,我真不是人…”

  “王神医?”妻子听到这话,更加不解了,欧阳鸣却点了点头:“是啊,王神医,这神水就是我从王神医那里得来的,他是我们的恩人啊,不光救了你,也救了我。”

  他之前都想好了,如果妻子撑不过去,他就陪着妻子一起去死,所以王逸给的神水相当于一下救了两个人。

  妻子听到这话,也激动起来:“那位王神医在哪儿?我要好好感谢他。”

  “他已经离开了…”欧阳鸣抹了一把眼泪,将自己认识王逸的经过,以及在洪天狼城堡发生的事给妻子说了一遍。

  妻子听到这话,不禁感到十分遗憾,就告诫欧阳鸣说:“等下次王神医来狂欢城的时候,我们一定要好

  好感谢人家。”

  “好,我都听你的。”欧阳鸣不假思索的点了点头,只要妻子能好起来,不管什么要求他都会答应她,而且就算妻子不说,他也会这么做。

  一时间,夫妻二人对王逸感恩戴德,在他们眼中,王逸就是个大好人,但郑家人此刻却将王逸恨到了骨子里。

  天水市每个角落都安装有监控,要调查王逸的行动轨迹再简单不过。

  郑家人听说王逸和司婵娟走得很近后,就怀疑王逸和郑南关的死有关,于是想到了调查监控,没想到最近一个月的监控数据居然被人抢先一步删了,这让郑家人十分愤怒,好在经过几天的努力,他们恢复了被删的数据。

  郑海玄死死盯着屏幕上的房车,那是郑南关身亡那晚开出去的车,这辆车停在王逸院子前不久,王逸就跟着郑南关出来了,随后上了车,但他们却没在车里看到王逸的尸体,看来郑南关有很大可能是被他杀的。

  嘭!

  郑海玄一拳捶在桌子上,额头青筋暴起,问身边的随从说:“这人就是王一?”

  “是的,不过我们黑进了全国的数据库,也没调查到王一的任何信息。”随从战战兢兢的回答道,生怕

  郑海玄一个不开心就打爆自己的脑袋。

  听到这话,郑海玄顿时目光一凝,随即就冷笑起来:“这还不够明显,王一明显是假名。”

  “那他的真名是?”随从下意识的问道,刚说完这话他就后悔了,果然郑海玄听到这话,直接就给了他一脚:“特么的,这是你们该调查的事,还好意思问老子。”

  “老爷我错了…”随从见郑海玄生气了,连忙跪地求饶。

  郑海玄本来是想杀了这个家伙的,但想到再杀了这家伙,他就没有可以跑腿的随从了,便收起杀意冷声道:“马上去查,最好从司家开始查,司婵娟会和那家伙结婚,不可能不着调他的底细。”

  “是!”随从领命,随即离开,就跟脚底抹了油似的,似乎害怕慢了一步就会惹来杀身之祸。

  其实郑海玄压根就没理会随从,他一直将目光锁定在视频中王逸的背影上,就是这个狗东西杀了他儿子吗?

  半晌后,郑海玄才移开目光,眼中杀机森然:“小子,如果你真的杀了我儿子,我一定要让你生不如死,抽魂炼魄都不足以让我泄愤!”

  …

  王逸的小院子里,司婵娟正在花坛上打坐,突然手机响了起来。

  这段时间她一直在等着王逸的电话,听到声音后就连忙拿出手机,一看是父亲司玉龙打来的,不禁有些失望,紧接着美眸中又露出了一丝焦虑。

  一般没事司玉龙是不会给她打电话的,一旦打电话就是出了非常严重的事,于是连忙问道:“爸,是不是家里出事了?”

  “没有。”手机那头传来司玉龙低沉的声音。

  听到这话,司婵娟松了口气,但还没等她完全放松,司玉龙带着几分焦虑的声音就从手机里传了过来:“郑家人已经恢复了监控数据。”

  “这么快!”司婵娟下意识的惊呼起来。

  当日得知城南关身亡后,她就猜到郑家人不会善罢甘休,一定会根据监控视频找凶手,于是就让司玉龙找关系删了视频,原以为就算郑家的人能恢复监控数据,也要几个月,没想到才几天就…

  手机那头,司玉龙也是一脸忧愁。

  他现在已经可以确定杀了郑南关的人就是王逸了,正是因为这样,他才更加内疚,毕竟王逸会和郑家结仇,全是因为他们司家。

  司婵娟也觉得是她们司家连累了王逸,沉思片刻后,她眼中突然露出一丝决然之色:“爸,不管发生什么,我都不会让他们伤害到王逸。”

  “我也不会出卖他。”司玉龙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语气中满是坚决,紧接着就是一片沉默,又过了

  片刻,司玉龙的声音才再次在手机里响起:“婵娟,另外还有个消息,我查到他的行踪了。”

  “真的?”一听这话,司婵娟顿时激动起来。

  自从王逸离开后,她就利用家族的势力调查起了王逸的行踪,为的是能够再见王逸一面。

  司玉龙显然十分了解自己的女儿的脾气,知道自己说了司婵娟肯定会去找王逸,如果是之前他一定不会允许,但现在司家已经被郑家盯上,天水市不安全了,于是就开口道:“三天前,有人看到他去了金桥市。”

  “金桥市?”司婵娟眉头一皱,那不就是邻市吗?郑家人要是找上门来,岂不是太不安全了。

  正在她为王逸担忧不已的时候,手机里再次传来司玉龙的声音:“不过昨天他去了狂欢城,至于他现在还在不在狂欢城我就不清楚了,如果你要去找他的话,就去吧,司家这边还有我呢。”

  

章节目录

乡村种田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亦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凡并收藏乡村种田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