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过通道,坐望客带着王逸踏入日轮天的土地。

  刚一落地,王逸便深深吸了一口气,不一样,太不一样了,空气中的灵气,与其说浓度,不如说质量,比人间,比宗动天,比元际天都强了数倍,在这样的环境下,就是个白痴也能修行到合道期。

  但随即,王逸想到了人间所面临的问题,在这样的环境下,可以催生出多少强者,如果是日轮天和人间的通道打开,那后果,王逸不敢去想了。

  重新踏上日轮天的土地,坐望客的情绪一下高涨起来,他立马盘腿坐在地上,深吸一口气,周围的灵气像是漩涡一样,尽数被坐望客吸入体内。这股吸力甚至影响到了空气的流动,周围的空气也随着灵气一同在坐望客头顶盘旋。

  灵气和空气属于完全不一样的东西,相互之间也无法产生多大的联动,但坐望客吸收灵气竟然能引动空气的流向,王逸再次对坐望客的实力高看了三眼。

  有坐望客吸引的灵气流动,王逸也受到了影响,他也要突破了。

  合道中期到合道后期,水到渠成,王逸很顺利便到了合道后期,再次提升的力量却没有让王逸欣喜,在坐望客的面前,即便是大乘期又如何?

  足足有一刻钟时间,坐望客终于停下了修行:“总算恢复了一些,小子,你不是想找灵药师吗,我带你去。”

  王逸往后撤了一步:“不必,你我的交易就此结束,你要做什么,我不去理会,我要做的事情,你也不要拦着我。”

  坐望客冷笑道:“你有和我讨价还价的资本吗?更何况,你我要做的事情,其实是一样的,我也要去找灵药师呢。”

  王逸脸色一变,但看到坐望客的表情后,他又疑惑了,坐望客提到灵药师的时候并没有凶狠的表情,反而有一种小女人一般的温柔。正是这种温柔的表情让王逸疑惑,毒药双仙的师弟灵药师和坐望客是不是什么关系?

  王逸略一思考,想到了一个有些匪夷所思的可能,坐望客的男人会不会就是那位灵药师?也不对,毒药双仙说过,他和坐望客有着杀夫灭妻的仇恨。坐望客的男人被毒药双仙杀了,毒药双仙的老婆被坐望客杀了。都死了,自然不会是活着的灵药师。

  这个问题王逸很想问,但还是闭上了嘴,现在可不是在元际天的时候,坐望客不仅恢复了全部实力,这里更是他的地盘,说话要谨慎。

  坐望客畅想完,一把揪住王逸的领子,正要走,东面哗啦啦来了一大群人,他们看到坐望客和王逸,齐齐愣了一下,然后整齐的跪到了地上。

  为首的领队热泪盈眶:“少主,您终于回来了。”

  “是王虎啊,想不到一回来就遇到你了,家里还好吗?”

  “老爷很想你。”

  “我办完事情就回去看他,你们这是干什么去?”

  “许家和我们发生了冲突,老爷让我带着人过去帮忙。”

  “许家?”一听到许家,坐望客身上的杀气就爆发了,离坐望客最近的王逸感受的最真切,那不仅是杀气,里面还夹杂着一些醋意和不甘。

  坐望客吩咐道:“你们不要请举妄动,等我办完事情回来再处理。”

  说完,坐望客拉着王逸飞远,笔直的向着药王谷的方向飞去。

  坐望客的速度很快,王逸连沿途的风景都看不到,视线所过之处,只有飞掠过的一些建筑和蚂蚁般的行人。

  两个时辰后,坐望客迅速下落,砰的一声落在一座山谷门前。

  王逸也终于有了喘息的机会,两个时辰的超高速飞行几乎耗尽了他所有的灵气。

  “这里是?”

  “你要来的药王谷,灵药师就在里面。”坐望客的语气出奇的温柔,王逸往里一瞧,眨了眨眼睛,歪头看了看坐望客。药王谷里面的布置好熟悉,这不就是坐望客在封灵谷的布置吗?亭子,药园,甚至连树木的位置都差不多。

  王逸更疑惑了,药王谷是毒药双仙和灵药师的地盘,这里住着坐望客的仇人,可坐望客为什么要把封灵谷装扮的和药王谷一模一样?

  到了谷前,坐望客像个娇羞的女孩子一样,站在谷前,小动作不断,就是不敢进去。王逸更奇怪了,是灵药师?毒药双仙不是说坐望客的男人被他杀了吗?

  “你进不进?”坐望客娇羞个没完,王逸可受够了,他拿出毒药双仙给他的小瓶子,举起来大喊了一声:“王逸前来拜山,请灵药师现身一见。”

  话音落下,谷内没有丝毫动静,但山谷外面突然跳出来好几个人。

  “喊什么喊。”

  “闭嘴。”

  两声喝令吓到了王逸,不是被他们突然出现吓到的,而是被他们身上所散发出来的气势,和坐望客一样,王逸看不出来他们的境界。

  王逸这才注意到,山谷的外面或站或坐着很多人,这些人身上的气势以及他们的修为,王逸只能分辨出两个,大乘初阶的佣人。

  在日轮天,大乘初期只是佣人身份?

  “咦,这不是坐望客先生吗?听闻您近两千年没有现身,我还以为您到了上界呢。”刚才气势汹汹让王逸闭嘴的大汉,转头看到坐望客,态度一下恭敬起来,而且王逸注意到,他的恭敬是发自内心的,是对坐望客这个人的。

  坐望客微微点头,没有理会这些人。那大汉也不感觉尴尬,而是歪头看向王逸,随即皱了眉头:“一个合道后期的小家伙?坐望客先生,我有一位大乘巅峰的手下,您要是看着顺眼,我送给您当佣人。您的身份,不该用这种弱鸡。”

  弱鸡?王逸很想发怒,但他也知道这家伙说的没错。

  坐望客转头:“我用什么佣人需要你给我安排?”

  “不不,是我说错了话,请您原谅。”

  坐望客哼了一声,没有了之前的娇羞,只剩下睥睨天下的气势,霸气侧漏。

  谷内也终于有了动静,一个身高不足五尺的小人慢悠悠的飞了出来,近前王逸才发现小人原来是个侏儒,看着倒是挺可爱的。

  “刚才是哪位叫门?”

  “我,是我。”王逸举着小瓶子靠近,其他人这才注意到王逸手上举着的小瓶子,瓶子材质并不稀奇,稀奇的是药瓶上的字,一个药字,专属于药王谷的药字。

  侏儒接过药瓶,仔仔细细看了看王逸,一转身:“跟我进来。”

  王逸拱手抱拳,转身看到坐望客用看情人的眼神直勾勾的看着侏儒。

  “他在药王谷的人是这个童子?”王逸心说这人品味真奇怪。

  王逸紧随童子进谷,坐望客也要进去,童子转身拦了下来:“闲杂人等请勿进谷。”

  “你……你还是没有想起我吗?”

  喜欢乡村种田高手请大家收藏:(.bxwxorg.)乡村种田高手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乡村种田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亦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凡并收藏乡村种田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