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了一路,满眼尽处皆是荒凉。破败漏雨的茅屋,破衣烂衫的行人,蹲在街边无所事事的流浪汉成群,没有几点东西的店铺,这就是封平城的全貌。令王逸最惊讶的是,这样的不仅仅是普通人,还有不少修行人也是如此。

  这座城市,连修为较低的修行人都这么穷困,可见一般了。

  王逸再往前走,隔壁街道的声音忽然大了起来,十分嘈杂,像是在办什么喜事。王逸拐到隔壁街道一看,街道正中间竖起一面大旗,比武招亲。

  这是个新鲜事,王逸只在电视上看过,他喜滋滋的凑到前面。擂台上正有两个人比武,修为不甚高,金丹而已。

  擂台后面坐了两个人,一个花枝招展,极为妖艳,另一个体形彪悍,看上去就知道不好惹。在擂台的侧面,又坐了几个人,看上去有些疲惫,但修为也都在金丹以上。

  他们是谁?王逸正奇怪,擂台上的比武分出了胜负,个子较高的人赢了,他满怀期望的看了妖艳女子一眼,走下擂台,和那群人坐到了一起。

  原来那些人是此前的胜者,真有意思,比武招亲要选这么多人吗?能不能吃得消,王逸不怀好意的想着。

  输的人已经死了,被人抬下去就地扔到一旁。

  那名彪悍的壮汉跳到擂台上,四下里看了看:“还有两个名额,还有没有人再来。”

  刚才满天叫好的人顿时偃旗息鼓,没了动静,那妖艳女子慢条斯理的将自己的一副拉下去一点,半个胸都露出来了,甚至连美人晕都看到了一小部分。

  下面的色狼们嗷嗷乱叫,蠢蠢欲动,可就是不上。

  王逸拉过旁边眼睛都快掉下来的看官问道:“怎么没人上啊?”

  那人上下看了看王逸:“你是外地的吧。”

  “今天刚来,那女的挺好看的,看那身衣服就知道身家丰厚。那边全是金丹,怎么台下这么多元婴不上?”

  看客说:“能看出元婴境界,你也是元婴吧。想上就上,问那么多做什么。你看那女的,前凸后翘,肤白貌美,晚上搂在怀里,嘿嘿嘿……”

  淫棍,王逸推开淫笑的看客,虽说他不清楚里面有什么古怪,但他可没有做人家上门女婿的意思。

  壮汉又喊了几声,终于又有人上去了,是新过来的一个外地人,金丹巅峰修为,比那些胜者强了许多。来了一个人,但没有人再上了,壮汉看实在没人了,直接让他晋级。

  “还有最后一个名额,我樊家承诺,即便没有获得我家小姐放心,也能任选一位侍女,机不可失,失不再来。”

  王逸心说你跳楼大甩卖呢?恩?樊家?封平城的樊家有几家?

  还是刚才的淫荡看客,王逸拉过他问道:“樊家,哪个樊家?”

  “封平城还有几个樊家?当然是樊文华的樊家。”

  还真是樊美丽她爹,王逸见过樊美丽,和台上这女子没有一点相似,难不成是老樊在外面的私生女?

  迟迟没有人上去,壮汉有些着急了,王逸没了看的兴趣,转身就走,还没走出人群,壮汉一眼看中了王逸:“道友请留步。”

  “你丫才留步,你全家都留步。”王逸破口大骂。这五个字可是催命符,当年被坑死在这句话下的前辈高手不知道有多少人。

  壮汉脸上有点挂不住了:“这位道友,为什么上来就骂?”

  “骂你还是轻的,我没兴趣上擂台,你再找其他人吧。”

  壮汉脸色更阴沉了:“我樊虎让你上来,你敢不上,真以为我樊家是你说来,说走就走的?”

  话音落下,围观的人忽然围上了王逸,包括刚才和王逸说话的人,围住王逸的人大约占了总数的一半,这些人表情都很有意思。有的幸灾乐祸,有的面露同情,还有的面露喜色。

  王逸笑道:“原来你们都是樊家安排的托啊,我不想要老婆,还有强送的?这天下的好事可让我摊上了。”

  樊虎冷冷一笑:“知道就好,要么上擂台,要么死在这里,你选一个。”

  一群元婴金丹,王逸还真看不上,杀他们的欲望都没有,而樊家,王逸更不想扯上关系。

  “我也给你们两个选择,第一是乖乖让开,第二是去死,你们选一个吧。”

  樊虎脸色一沉:“杀了他。”

  王逸手背在后面,灵气外放,形成一堵灵气墙,将樊家的人尽数挡在外面。施展了灵气,王逸的修为也暴漏在他们面前。

  “合道,竟然是合道大能。”

  “合道修为的强者。”

  这些人境界太低,只能感觉到王逸是合道境界,具体是哪个层次都不清楚,这样的敌人,王逸直接震飞,一步一步的走向樊虎:“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一是死,二是把你们的把戏全说出来。”

  樊虎三条腿都软了,某些液体淅淅沥沥滴了下来。

  “大仙,别杀我,我都说,我…”

  樊虎一句话没说完,呃的一声死掉了,同时死掉的还有台下的樊家水军和妖艳女子。

  王逸拉起樊虎,转身看向站在空中的来人:“你取走了他们的魂血,我没有猜错,你应该是樊家的高层人士。”

  樊家人压根不理会王逸,他抽出长剑:“犯我樊家者,虽强必杀。”

  “喂喂喂,这些人可都是你杀的,光天化日,朗朗乾坤,你这样栽赃陷害是不是太没有礼貌了?”

  樊家人也是合道后期强者,而且他用的长剑萦绕着浓郁的杀气,可见葬身在这把剑上的人不少。但王逸微微一笑,剑上萦绕的杀气如遇火之白雪,瞬间消失的无影无踪。

  “幽血剑?”樊家人大惊,以往靠着剑上的杀气便能影响到敌人,怎么今天幽血剑反而被影响了。

  “你到底……”

  王逸一指划过,斩落了樊家人的手腕,幽血剑落入了王逸手中。

  “这把剑杀气太重,我不喜欢。”王逸灵气一震,将幽血剑震碎,只拿着光秃秃的剑柄拍着樊家人的脸:“我这人好奇心很重,你把他杀了,那只能你告诉我了。”

  樊家人看着王逸,眼珠子瞪的浑圆:“法则之力,你竟然悟到了法则之力。这不可能,不可能。”

  “哪那么多废话,你们樊家在干什么,赶紧说,我时间宝贵得很。”

  “我…樊家用比武招亲的手段招揽有潜力的手下。”

  “收人而已,何必用这么麻烦的手段,我看你们不是收手下,是找奴隶吧,收走手下的魂血,你们樊家还真会做生意。”

  王逸呵呵说完,对下面几个还没走的胜者说:“还傻坐在那里干什么?没听见他们家不是比武招亲,是收奴隶,要被拿走魂血的。”

  喜欢乡村种田高手请大家收藏:(.bxwxorg.)乡村种田高手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乡村种田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亦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凡并收藏乡村种田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