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hat are you talking about?封平城要和人间打仗?”

  “这位兄弟是外地来的吧,你不知道?不仅是封平城,听说是整个土星天要和人间打仗,你在外面没听说吗?”

  王逸都不知道说什么了:“我刚闭关出来,还不清楚外面的情况。能和我说说具体情况吗?攻打人间是谁发起的?”

  路人想了想说:“这事好像从土星天王羽化之后传出来的,听说是土星天王的遗言,谁先打下人间,谁就是下一任土星天王,还能继承他的遗产,所有城市的城主和家族都在打遗产的主意…唉,人呢?”

  王逸没耐心听路人说完,事情不对劲,太不对劲了。土星天王死了,按理说下一任土星天王是谁自由公选,简单来说就是谁强谁当,土星天王怎么还可能留下一个遗嘱?这分明是转移视线的主意,而且转移视线的人,王逸已经猜到是谁了。

  有实力接近土星天王,并且传出假消息的,只有魔皇,或许,土星天王的死也有些蹊跷。

  “我一定要在土星天解决你,魔皇。”

  当夜,封平城王家全家被灭,连看门的狗都没放过,凶手还很嚣张的在王家的墙上留下杀人者魔皇,犯人间者,杀无赦。

  此举立马引起了所有家族的愤怒,关于魔皇的消息也在第一时间送到了封平城主的案头,初入封平城,抢令牌,杀两门卫。搅乱樊家比武招亲,杀樊家合道后期家丁,还在内城的石碑上留下了魔皇到此一游的字。

  封平城主看完,气的连拍桌子:“嚣张,太嚣张了,我不管你们用什么手段,都要把在这个人给我抓来,我要在城头活剐了他。”

  好在封平城主的谋士保持了清醒,他小声提醒城主:“樊家那位合道后期家丁实力不弱,听说被魔皇直接秒杀。一般的人过去,怕拿不下他。”

  封平城主不耐烦道:“那你说怎么办?对付一个小毛贼,总不至于让我亲自出马吧。”

  谋士自信一笑:“这样的毛贼当然不用您亲自出手,封平城十大家族,他们闲赋的时间太久了,不如让他们为您做点贡献。”

  封平城主一点就透:“这个办法好,通知十大家族,让他们派出他们家族最厉害的人,一定要抓住魔皇。抓住的人,我重重有赏。”

  谋士又说:“城主,此人虽然可恨,但也不过是表皮之癣,小问题。现在的大问题是我们的军队,一定要准备好。”

  “恩,你说的对。让所有家族赶紧招人,下限可以再放低一点,炮灰多点也好。”

  谋士和手下都下去了,城主看着纸上的魔皇两个字,暗自生闷气。

  昨天的酒楼内,做完一大桩案子的王逸慢条斯理的喝着酒,他坐在靠窗的位置,老神在在的观察封平城的动静。封平城王家虽然不在十大家族之内,但整体实力很强,这样一个家族被灭,封平城的动静远没有王逸想象的大,甚至有些平静的过分了,好像昨天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

  王逸抿了一口酒,往楼下一瞥,正和一个人对上目光,是熟人,昨天比武招亲,这人是胜者,坐在擂台旁边,要不是王逸出手,他就要成为樊家的奴隶了。

  相逢何必不相识,这人以金丹修为进入内城,肯定也有不凡之处。王逸认出了他,他却没有认出自己的恩人,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烦,王逸换了张脸。

  王逸扫了一眼就过去了,没有看到那人身躯一震,手脚都在不自觉的颤抖。和王逸想的不一样,他认出了王逸,不是通过脸,而是眼神。

  申安从小就有一种特殊的能力,他能通过人的眼神看出人的情感,简单来说就是读心术的简化版本,做不到读取他人想法,但可以读取他人的情绪。而每个人的情绪虽然有变化,但在一个固定值内。王逸给申安带来的冲击太大了,他记得最深,再度看到王逸,尽管脸不一样,但他可以确定,那就是王逸。

  魔皇,现在是封平城的通缉人员,他杀了兵丁,门卫,还有王家全家,抓到他,哪怕是传递消息,好处都是一辈子花不完的。利益在前,申安把王逸救过他的恩情直接抛之脑后,什么恩情?我不知道。

  王逸再转头,发现申安急吼吼的跑了,很像拉肚子时的囧状,想快点过去,又怕用力过猛,半路卸货。

  这种小人物,王逸一向是不在乎的,他继续坐在酒楼上观察封平城的情况。

  直到一壶酒饮尽,王逸无奈摇头苦笑:“我还是年轻了,刚才应该拦下那小子的,天罗地网布下,想跑出去还有点困难。”

  王逸长身而起,抓起喝空的酒瓶,反手扔向三点方向,酒瓶还没落地便被一道气浪震碎。

  几乎是同时,包围酒楼的十个地方轰然炸开,十个人同时飞出来,将酒楼围得水泻不通。

  酒楼内的其他酒客还不知道情况,定睛一看十个人的脸,吓的刚喝下去的酒都出来了:“封平城十大高手?”

  “蒋文光,蒲文虹,崔文山,关文义,萧文清,陈文彬,狄文兴,樊文华,史文然,何文昊。真的是封平城十大高手,全都是合道巅峰高手。”

  这些人平日里见一个人都极为难得,怎么今天全部出来了?楼下的酒客依旧在震惊,旁边一个人过来,很自然的拿起他们的酒瓶,直接对瓶吹了一口,问道:“听上去你对他们很熟悉,知不知道他们的弱点?”

  “啊?”

  “知道多少说多少。”

  “我只知道第十高手何文昊以前曾受过伤,左腿至今不便利。恩?你问这个做什么?”

  王逸呵呵一笑:“因为他们过来要杀我啊,多谢你的酒和情报,这个是送你的。”王逸扔下一个从别人那里顺来的灵器,提着酒瓶,慢悠悠的走出了酒楼。

  街上的人都走光了,只有十个人,分别站在十个地方,虎视眈眈的看着王逸,被十大高手包围,王逸只是呵呵一笑。刚才的人提的建议不错,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既然老十最弱,且又有旧伤,先杀掉他是最好的选择。

  “开打之前,我有个问题,只有你们几个吗?”

  和王逸面对面的蒋文光冷道:“死到临头还不自知,诸位,这人我要了,你们谁都不要出手。”

  旁边蒲文虹呵呵一笑道:“我没意见,只要文光兄到城主面前说这人是我拿下的就行。”

  “文光,这人可是秒杀了我的家丁,同境界秒杀,你可做不到吧。”

  蒋文光脸色更冷:“雕虫小技而已,十回合之内拿不下他,你们尽管出手,我不会同你们争夺。”

  王逸抠抠耳朵:“有说话的功夫,你早就死了。别废话了,一起来吧,我赶时间。”

  喜欢乡村种田高手请大家收藏:(.bxwxorg.)乡村种田高手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乡村种田高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亦凡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亦凡并收藏乡村种田高手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