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义拍完照把白洁抱到卧室的床上,扒下她的裙子胸罩,白洁只穿著白色的丝袜,仰躺在床上,一对雪白丰满的乳房在胸前隆起着,即使躺着也那么挺实,高义光着身子躺在白洁身边,双手不停地抚摸着白洁全身,很快阴茎又硬了。

  高义把手伸到白洁阴部摸了一把,还湿乎乎的,就翻身压倒白洁身上,双手托在白洁腿弯,让白洁的双腿向两侧屈起竖高,湿漉漉的阴部向上突起着。粉红的阴唇此时已微微的分开,高义坚硬的阴茎顶在白洁阴唇中间,“唧……”的一声就插了进去。

  白洁此时已经快醒了,感觉已经很明显了,在一插进去的时候,屁股向上抬了一下。高义也知道白洁快醒来了,也不忙着干,把白洁两条穿著丝袜的大腿抱在怀里,一边肩头扛着白洁一只小脚,粗大的阴茎只是慢慢地来回动着。

  白洁觉得自己好象作了一场梦,疯狂激烈的作爱、酣畅淋漓的呻吟吶喊,是白洁在慢慢醒过来的时候,好象沉浸在如浪潮一样的快感中,感觉着那一下一下的摩擦、抽送,“嗯……”白洁轻轻的呻吟着,扭动着柔软的腰。

  猛然,白洁感到下身真的有一条粗大的东西插着,一下挣开了眼睛,映入眼帘的是自己两条雪白的大腿之间高义淫笑着的脸,自己浑身上下只剩了腿上的丝袜,下身还插着这个无耻男人的骯脏东西。

  “啊……”白洁尖叫一声,一下从高义身下滚了起来,抓起床单遮住自己赤裸的身体。她觉得嘴里黏乎乎的,满口还有一股腥腥的怪味,嘴角好象也黏着什么,用手一擦,全是黏糊糊的白色的东西,白洁知道自己嘴里是什么了,一下趴在床边干呕了半天。

  高义过去拍了拍白洁的背:“别吐了,这东西不脏。”白洁浑身一震:“别碰我,我要告你强奸。你……不是人!”泪花在白洁眼睛里转动着。

  “告我?这可是我家,在我家床上让我肏了,你怎么说是强奸?”高义毫不在乎地笑了。“你……”白洁浑身直抖,一只手指着高义,一只手抓着床单遮着身子。“别傻了,乖乖跟我,我亏不了你,要不然,你看看这个。”高义拿出两张照片让白洁看。

  白洁只觉头一下乱了,那是她,微闭着眼睛,嘴里含着一条粗大的阴茎,嘴角流下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不……”白洁去抢照片,高义一把搂住了她:”刚才你没动静,我干得也不过瘾,这下好好玩玩。“一边把白洁压到了身下,嘴在白洁脸上一通亲吻。

  “你滚……放开我!”白洁用手推高义,可连她自己也知道推得多么无力。

  高义的手已经抓住了那一对如同熟透了的蜜桃一样的乳房揉搓,一边低下头去,含住了粉红的小乳头用舌尖轻轻地舔着,一边右手食指、拇指捏住白洁乳头轻轻搓着,一股股电流一样的刺激直冲白洁全身,白洁忍不住浑身微微颤栗,乳头渐渐硬了起来。

  “不要啊……别这样……嗯……”白洁手无力地晃动着。

  高义一边吮吸着乳头,一只手已经滑下了乳峰,掠过雪白平坦的小腹。摸了几下柔软的阴毛,手就摸在了肥嫩的阴唇上,两片阴唇此时微微敞开着,高义手分开阴唇,按在娇嫩的阴蒂上搓弄着。

  “哎呀……不要……啊……”白洁头一次受到这种刺激,双腿不由得夹紧,又松开,又夹紧。

  玩弄一会儿,高义的阴茎已坚硬如铁了,他抓起白洁一只裹着丝袜、娇小可爱的脚,一边把玩着,一边阴茎毫不客气地插进了白洁的阴道。

  “啊……哎呀……”虽说这根东西在她身体里出入了好多次,可清醒着的白洁却才感受到这强劲的刺激,比王申的要粗长很多。白洁一下张开了嘴,两腿的肌肉一下都绷紧了。

  “咕唧……咕唧……”白洁的下身水很多,阴道又很紧,高义一开始抽插就发出”滋滋“的淫水声音。高义的阴茎几乎每下都插到了白洁阴道最深处,每一插,白洁都不由得浑身一颤,红唇微张,呻吟一声。

  高义一连气干了四、五十下,白洁已是浑身细汗涔涔,双颊绯红,一条腿搁在高义肩头,另一条裹着纯白丝袜的大腿此时也高高翘起了,伴随着高义的抽送来回晃动:“啊……哦……哎呦……嗯……嗯……”

  高义停了一会,又开始大起大落地抽插,每次都把阴茎拉到阴道口,再一下插进去,高义的阴囊打在白洁的屁股上,“啪啪”直响。

  白洁已无法忍耐自己的兴奋,一波波强烈的快感冲击得她不停地呻吟,声音越来越大,喘息越来越重,不时发出无法控制的娇叫,“啊……嗯……”每一声呻叫都伴随着长长的出气,脸上的肉随着紧一下,彷佛是痛苦,又彷佛是舒服。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白洁已经无法控制自己,不停地叫着。

  高义只感觉到白洁阴道一阵阵的收缩,每插到深处,就感觉有一只小嘴要把龟头含住一样,一股股淫水随着阴茎的拔出顺着屁股沟流到了床单上,已湿了一片。白洁一对丰满的乳房像浪一样在胸前涌动,粉红的小乳头如同冰山上的雪莲一样摇弋、舞动。高潮来了又去、去了又来,白洁早已忘了一切,只希望粗长的阴茎用力、用力干着自己。

  高义又快速干了几下,把白洁腿放下,阴茎拔了出来,白洁做梦也不会想到自己竟说出这样的话:“别……别拔出来。”

  “骚屄,过不过隐?趴下。”高义拍了一下白洁的屁股。

  白洁顺从地跪趴在床上,丝袜的蕾丝花边上是白洁圆润的屁股,中间两瓣湿漉漉的阴唇。高义把白洁跪着的双腿向两边一分,双手扶住白洁的腰,“扑哧”一声就插了进去。

  “哎呀……啊啊啊……”白洁被这另一个角度的进入冲击得差点趴下。高义手伸到白洁身下,握住白洁的乳房,开始快速地抽送。两人的肉撞到一起“啪啪”直响,白洁上气不接下气的娇喘呻吟。

  终于高义在白洁又到了一次高潮,在白洁阴道一阵阵收缩时,把一股股滚烫的精液射到了白洁身体里。白洁浑身不停地颤抖,趴在床上一动也不想动了,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白洁微肿起的阴唇间缓缓流出。

  晚上四点多,白洁才拖着疲倦的身子回到家,王申还没有回来。白洁不停地洗呀洗,下身都有些痛了,才流着泪睡了。

  周一了,白洁上班,不知为什么,穿裙子去总是觉得哪里有些别扭,好象是光着身子的感觉,就穿了一件佐丹奴的直板牛仔裤,更显得一双腿修长笔直,丰满圆润但绝不硕大的屁股鼓鼓的向上翘起,一件深红色的紧身纯棉T恤,更显得一对乳房丰满坚挺,腰不粗不细,给人一种性感迷人的媚力。

  高义看到白洁的这身打扮,浑身立刻就发热,眼前浮现出白洁赤裸裸的撅着屁股,雪白的屁股、黑亮的阴毛、粉红湿润的阴部、微微开启的阴唇,高义的手不由得按住了鼓起的下体。

  白洁已经当上了教学组长和中级职称,这对于这几年的老师是不多见的。

  白洁上课时发现那个俏生生的小姑娘小晶没有来,第二节课结束还没来,下课的时候在走廊碰见了高义,高义对他一笑:“一会儿到我办公室来一趟。”

  上午最后一节课上课铃响了,老师们都去上课,一些没课的老师就开始偷偷去买菜做饭,办公室里已经没几个老师了。白洁在犹豫了好久之后,还是推开了校长办公室的门。

  高义在看他进来之后很快的站了起来,在白洁身后把门锁上了,一转身把白洁软乎乎的身子搂在了怀里,手就伸向了白洁丰满的前胸。

  “哎呀,你……干什么?别……”白洁脸腾一下红了,一边小声说着,一边推高义的手。“没事儿,来,上里边,来吧……”高一连推带抱的把白洁弄到了里屋,里面屋里只有一组档柜和一把椅子,没有窗户。

  高义把白洁搂在怀里,手抓住了白洁柔软丰满的乳房,稍一揉捏,白洁出气就不匀了:“别……哎……呀!”白洁扭头躲着高义的嘴:“干啥呀……”

  高义手抓住白洁的衣服往外拽,白洁赶紧用手拦住:“行了,别……”白洁脸红扑扑的,声音都颤巍巍的。

  高义的手一边揉搓着丰满的乳房,一边在白洁耳边说:“别装了,来吧!干一下子。”

  “不行啊,放开我……”白洁用力地挣扎,推开高义想走到门外去。

  “你不是想让全镇的人都欣赏你的表演吧?”高义笑嘻嘻的说,一边抓住了已经浑身发软的白洁。白洁眼中欲哭无泪,任由高义的手把她的衣服下襬拽了出来,手伸到了白洁的衣服里面抚摸着白洁娇嫩的皮肤,高义的手挑开她的乳罩,按在了她丰满柔软的乳房上揉捏着……

  “哦……”白洁浑身微微抖动,出了一口长气,两手下意识的扶在了高义的胳膊上。

  高义把白洁靠在文件柜上,把白洁的T恤掀了起来,胸罩推到了乳房上边,白洁一对丰挺的乳房颤巍巍的在胸前晃动着,高义低头含住了那艳红的一点,用舌尖快速的舔着。

  “啊呀……嗯……不要啊……”白洁浑身剧烈的一抖,两手去推高义的头,却有是那么无力。穿著高跟凉鞋的脚在地上不停的颤栗着,下身已经潮湿了。

  “来,宝贝儿,把裤子脱了。”高义伸手去解白洁的裤带。

  白洁此时已经没有了刚才的矜持,T恤撩起在脖子下边,一对乳房翘立着,粉红的乳尖已经硬了起来,牛仔裤已经被高义扒到了膝盖上,阴部穿著一件白色丝织的小内裤,高义的手在白洁阴门的地方隔着内裤揉搓着。

  “都湿了,还装啥呀!来,把着柜子。”高义让白洁双手把着文件柜,翘着屁股,他把裤子解开掏出阴茎,走到白洁身后,把白洁的内裤拉到膝盖,双手把玩着白洁浑圆雪白的屁股,勃起的阴茎在白洁湿润的阴门一下一下的碰着。

  “哼……哼……哼……哎呀……你快点吧!”白洁怕被人撞见,轻声的说。

  “受不了了吧?骚货……来了!”高义双手扶住了白洁的屁股,下身用力一顶,“咕唧”一声连根插入,白洁双腿一弯,“啊……”轻叫了一声。

  高义一下插进去,手伸到白洁胸前一边把玩着白洁的乳房,一边开始抽送。白洁垂着头,“嗯……嗯……嗯……”轻声的哼着。高义抽送的速度越来越快,白洁的下身也越来越湿,水渍的摩擦声"呱叽、呱叽"的不停地响。“啊……啊……啊啊啊啊……哎呦……啊……”白洁的呻吟也已经变成了短促的轻叫,头不停的向上仰着,屁股也用力的翘起着。

  “我操……干死你……”高义终于紧紧的顶在白洁屁股后,把一股股的浓精射进了白洁的身体里。

  高义缓缓地拔出阴茎,一股乳白色的精液从微微敞开的阴唇中间缓缓地流出来……白洁浑身软软的靠在文件柜上,牛仔裤和内裤都挂在脚边了,黑黑的阴毛在雪白的双腿间特别显眼,脸如红纸,双眼迷离,长发披散着,衣服落了下来,可一侧的乳房还是裸露着,浑身散发出一种诱人犯罪的魅力。

  过了好半天,白洁才从高潮中回味过来,擦了擦下身和腿上的精液,整理好衣服,回到教研室。老师们都回来了,看到她的样子都有点不自然,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对。

  深夜,白洁无法入睡,自从那天在高义家一连几次疯狂的作爱后,虽然是奸污,可却让白洁第一次尝到了作爱的美妙滋味,知道了女人高潮后那无与伦比的满足感,头一次感到男人那东西有那么大的魔力,可以让她欲仙欲死,寇感觉到身体里什么东西复活了。晚上,她要了丈夫三次,可加在一起还赶不上跟高义干一次过瘾,她感到自己已经学坏了。

  贞女和荡妇只有一步之遥,白洁在被高义诱奸之后,从一个贤淑的少妇走向了风骚的荡妇。

  白洁这天正坐在家里闲得没意思,电话响了,是在大学时的同学张敏。

  张敏现在在一家公司做推销,听说混得不错,在大学的时候,张敏就是个风云人物,很多男孩子喜欢她,好象后来跟了一个外校的高材生,听说现在在作技术员,单位连工资都发得费劲。

  在约定的百货公司,白洁见到了久违的张敏,一件粉红色的短连衣裙,腰身很紧,肉色的丝袜裹着丰满的大腿,高跟的水晶凉鞋,披肩的直板长发,上衣的开口处露出一段丰满的乳沟,微微露出一点戴花边的乳罩,丰挺的乳房随着走动在轻轻的晃动,整个人艳光四射。

  张敏秀美的脸上到是没怎么化妆,只是卷了长长的睫毛,纹过的红唇娇艳欲滴,路上的男人几乎都看直了眼。相比之下,一身米黄色套裙的白洁就给人一种端庄、清秀的感觉,透明的玻璃丝袜裹在修长的腿上,一双黑色的高跟凉鞋,长长的头发挽了一个简单的发髻,秀眉轻扫,粉脸淡施薄粉,唯一的是水汪汪的杏眼流转间,不时放射出勾魂的媚电。

  两人逛了很长时间的商店,白洁看见张敏大包小裹的买了很多衣服什么的,心里真是有点自卑,想自己在学校的时候,张敏的家里是很困难的,自己那时候比张敏什么都强,那时候在洗澡的时候,比乳房,都是比张敏的丰满,可现在自己……

  张敏领着闷闷不乐的白洁来到了一家很有情调的西式餐厅,两人随便点了点东西,一边就聊起了学校里的时光。

  “你现在过得不错啊!”白洁不无嫉妒的看着张敏。“咱们姐妹,我也没什么瞒你的。就我老公那样,能养活自己就不错了,我也就是靠自己,走到现在。”

  白洁有点明白了张敏的话。“记得上学的时候,我们那时总是说男人好笨,真好骗。其实我们都错了,男人真心爱你的时候,他是非常笨的,可是假如他只是想玩你的时候,他简直比狐狸还精明。”张敏不无感慨的喝了一口酒。

  白洁无言地看着张敏。

  “你和王申的那个事怎么样?和不和谐?”张敏忽然把话题转到了白洁的身上。

  “就那么回事吧。你呢?”白洁轻笑了一下。

  “看王申那体格也伺候不了你,用不用哪天我给你介绍一个厉害的?保证让你一宿昏过去好几回。”

  “你留着自己用吧!”白洁脸一红:“对了,你家的那位伺候不了你吗?”“他呀,我一周和别人做的次数要比他多多了!”张敏忽然想起了一件事:“对了,你听说了吗?咱们系的那个李教授让学校开除了,说是因为把一个女学生的肚子弄大了,他给那个学生打胎的时候在医院被人撞见了。”“啊!”白洁一惊:那没抓起来吗?””没有,那个学生的家长也嫌丢人。听说那家伙以前就弄了老多的姑娘了,那时候在学校的时候,好几回,我看他趴在我桌子上讲题的时候都在偷着看我衣服里面。“”是吗?“白洁彷佛怅然若失的样子。张敏也没在意,还在说着:”对了,白洁,你和老公结婚的时候是不是第一次啊?””啊,是啊!“白洁赶紧说。”你老公真是很幸福,我老公就完了,和我在一起的时候,他连女人的毛毛都没看见过呢!但我那时候都已经学会了骑在男人身上动了。

  “两人又说了一阵,带着淡淡的醉意,分道回家了。

  白洁回到家里不由得想起了自己的第一次,想起了禽兽不如的李教授,要不自己又怎么会嫁给王申这个书呆子?那是在上大学的最后一年,白洁的高等数学学得很不好,她已经补考过两次了,都没过去,这是最后一次了,白洁就找了个学姐去替她考。谁知考了之后,被学生处的巡考抓住了,这可是要开除的,已经念了四年了,白洁就差没当场晕过去。

  后来她在一个老乡的帮助下,找到了学生处李处长家,就是这个李教授家,白洁拎了几样简单的礼品,敲开了李教授的家门。

  家里只有李教授自己,一个四十多岁胖胖的男人,看见白洁拎的东西,表情很和蔼,可一听说这件事情,脸就严肃了起来。”李处长,我就要毕业了,我要是毕不了业,回家我怎么交待呀?”白洁声泪俱下的哭着,李却丝毫不为之所动,眼睛扫视着白洁薄薄的T恤下鼓鼓的乳房:”这可很难,我已经报到学校里了,除非……“李的手忽然从白洁的肩头滑落到了丰满的乳房上,白洁浑身一抖,”啊,你干什么?”白洁一下站了起来。”打开天窗说亮话,就是你让我玩一次,我马上再给你一张试卷,包你能毕业。“李色迷迷的还要去摸白洁的脸蛋。白洁脸一下红了:;这……我…“你要是敢就快点,我老婆一会儿就回来了,顶多还有四十分钟。怎样,行不行?”李很不耐烦的样子。

  白洁心都快跳出来了,哪里想到这个呀,动都不敢动。李一看白洁的样子,一把就抓住了白洁的胳膊把她搂在怀里,手顺势就握住了白洁那柔软又有着青春弹性的小巧乳房。

  白洁下身穿著一条紫花的拖地长裙,李的手伸到了白洁的裙子里面,摸到了白洁光滑的长腿,白洁浑身发抖紧闭着眼睛,任由他乱摸。

  李把白洁的T恤撩起来,将小巧的乳罩往上一推,一对粉嫩的、雪白的乳房就露了出来。李一只手玩弄着白洁娇嫩的乳房,一边已经把白洁按到了床边,将她的长裙全撩了起来,一把就将白洁的白色内裤拉到了腿弯。

  白洁一下感觉到了自己最隐秘的地方已经暴露在了这个男人面前,倒覆的长裙盖住了她的脑袋,让她减少了一点羞辱。”啊……“白洁浑身一颤,一只手在她那里摸了一下,陌生的感觉彷佛过电了一样。

  白洁的阴毛不多,软软的覆盖在淡粉色的阴缝上,男人几乎毫不犹豫地就把粗大的阴茎顶到了白洁处女柔嫩的阴门上,那种陌生的坚硬火热的感觉让白洁忽然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羞辱和不安。

  男人根本没有时间调情,一根坚硬的阴茎随即插进了白洁的身体,撕裂的痛楚让白洁全身一下绷紧了,”啊……痛啊……“白洁痛叫一声,晃动着屁股想把身体里的东西拔出去。

  李一看白洁下身的反应和阴茎上点点滴滴的血迹,非常兴奋:”大学生还有处女呢?真紧啊……“李双手把着白洁的腰,阴茎开始抽送。”啊……我不干了……放开我……痛啊……“白洁不停地叫着,一边用力地想翻过身来,可是李全身压在白洁的身上,下身不停的动着,白洁不由得不断地哀叫。

  十多分钟之后,心满意足的李离开了白洁的屁股,白洁趴在那里,雪白的小屁股光裸着向上翘着,笔直的双腿向两边叉开着,刚刚男人战斗过的地方一片狼藉,一对娇嫩的阴唇已经都肿了起来,一股白色的精液在中间缓缓地流动着。

  白洁翻身起来,满脸泪水地提上内裤,也不理粘乎乎的下身,捂着脸跑了出去。

  打那之后,白洁心里总是对自己很自卑,最后选择了王申这个书呆子。

  一时间思绪万千,想起自己现在和高义的关系,白洁默然无语睡了……

  上一页返回首页下一页

  文心阁倾情制作

  文心阁首页->文心书库->《大团结》上一页返回目录下一页——

  少妇白洁第三章偷情的少妇(1)背夫偷情

  作者:闪闪发光

  学校放假了,高义已经有半个月没看见白洁了,刚好一位老师结婚,在婚礼上看见了白洁,几天不见,白洁好象更水灵丰满,脸上充满着少女无法媲美的妩媚性感。

  白洁穿著一套淡粉色的套裙,开口适中,里面是一件花领的白衬衣,开口出露出一截粉嫩的胸脯,下身的裙子是现在流行的窄裙,紧紧裹住圆滚滚的屁股,修长的双腿裹着一双透明的玻璃丝袜,脚上一双白色的高跟鞋。

  高义看着白洁,下身就硬了,真想摸摸白洁圆滚滚的双腿间是不是湿乎乎的?

  大家围坐一桌,高义赶紧挤到了白洁旁边,白洁心里不由得动了动,下身竟然有了感觉。几杯酒下肚,白洁的脸上罩上了一朵红云,更添了几丝妩媚。

  趁人不注意,高义的手摸到了白洁的腿上,滑滑的丝袜更让高义心痒难当,白洁把他拿下去,一会儿又摸了进来,后来更是摸进裙子里,在白洁阴部隔着内裤抚摸。

  酒席散了时,两人一前一后的走了,走到一个僻静的小胡同,高义一把抓住了白洁的手,白洁几乎是顺势就被高义搂在了怀里。搂着这软乎乎的身子,高义的嘴就向白洁粉嫩的脸上吻了过去,白洁微一挣扎,柔软的嘴唇就被高义吮吸住了,滑嫩的香舌不由得滑进了高义的嘴里。

  高义的手已经在白洁圆滚滚的屁股上抚摸着,白洁的浑身软绵绵的,感觉高义粗大的阴茎顶在自己的小腹,彷佛能感觉出插进自己身体中的快感,下身已经湿漉漉的了。当高义在她的耳边说“去你家”的时候,连想都没想就领着高义回到了她的家。

  一进屋,白洁刚回身把门锁上,高义就从身后抱住了白洁丰满的身子,双手握住了白洁一对丰满、浑圆的乳房。“嗯……”白洁软绵绵的靠在了高义的身上,任由高义的手从衬衣的领口伸了进去。推开胸罩,握住了她坚挺、饱满的乳房,一接触到白洁柔嫩的皮肤,白洁的身子不由得颤了一下,高义的手已经把白洁的裙子向上撩了起来,手伸到了白洁腿中间揉搓着白洁敏感娇嫩的阴部。

  白洁裹着丝袜的双腿在地上微微的抖着,回身双手搂着高义的脖子,两人的嘴唇又吻在了一起。高义已经把白洁的裙子撩到了腰上,白洁圆滚滚的屁股裹在透明的玻璃丝袜里都在高义的手下颤抖,高义的手已经伸到了裤袜的腰上要向下拉。

  “叮铃铃~~”石英钟响了,四点。白洁一下想了起来,王申四点钟补课结束,一般4:20就到家了,赶紧推开了高义:“不行了,你快走吧!我老公就快回来了,明天你来,我家没人。9点吧,他四点半就回来了。”高义的手已经在白洁的两腿间伸进裤袜去摸到了白洁柔软湿润的阴部,手指在白洁娇嫩的肉缝中抚摸着,白洁的浑身已经软软的了,双手无力的推着高义的手:“别摸了,再摸就受不了了……”

  “来吧,我快点,15分钟就够了,来一下吧!”高义把白洁的手拉到了自己的下身:“你看,都硬成这样了。”

  白洁的手抚摸着高义粗硬的阴茎,眼睛里的春意都快成了一汪水了,红润红润的嘴唇娇艳欲滴,拉着高义的手按在了自己丰满的乳房上,高义顺势就把白洁脸朝下压在了书桌上,把白洁的裙子撩到了腰上,手抓着白洁裤袜和内裤一起拉了下来。

  白洁雪白的两瓣屁股用力的向上翘着,中间肥厚的两片阴唇,粉红的一点正在流出有些混浊的淫水,高义一手解开腰带,另一只手在白洁柔软的阴毛和阴唇上抚摸。

  高义的阴茎已经硬得像一根铁棒了,高义双手把住白洁的腰,阴茎顶在白洁湿润的阴唇中间,向前一顶“唧……”的一声,白洁浑身一颤,“啊呀……”的叫了一声,上身整个软软的趴在了桌子上,随着高义的大力抽插在桌上晃动,娇喘连连。

  由于裤袜和内裤尚挂在腿上,白洁的两腿没办法叉得开,下身更是夹得紧紧的,抽插之间强烈的刺激让白洁不停的娇叫呻吟,但又不敢大声,紧皱着眉头、半张着嘴,不停的扭动着圆滚滚的屁股。

  高义因为赶时间的缘故,干得很猛。干了几下,白洁把脚上的高跟鞋踢了下去,双脚站在地上,翘着脚尖,以便站得稳当些。

  随着高义快速的抽送,两人的肉撞在一起,“啪啪"直响,连在一起的地方更是传出湿漉漉的水声,白洁下身的淫水随着抽送,顺着白嫩的大腿淌出了好几条水溜。

  此时白洁的丈夫,王申已经下班了,走到离家不远的一个市场,想起白洁爱吃西红柿,就到市场去想给白洁买几个西红柿。他怎么想得到,自己美丽端庄的妻子此时正在家里翘着雪白的屁股,让一个男人粗大的阴茎在后面不停的插入。

  “啊……啊……”伴随着白洁销魂蚀骨的呻吟声,高义在一阵快速的抽送之后,把阴茎紧紧的顶在白洁的身体深处,开始射出一股股滚烫的精液。白洁的头向后用力的抬起,脚尖几乎已经离开了地面,感受着高义的精液冲进了自己身体的最深处。”噗!“的一声,高义拔出了湿漉漉的阴茎,一股乳白色的精液随着白洁下身的抽搐流了出来,顺着黑色的阴毛缓缓的流着。

  高义用身边一个毛巾擦了擦,提上了裤子,一回身,已经4:28了,白洁还软软的趴在桌子上,裤袜和一条白色的高腰内裤挂在腿弯,娇嫩的阴部弄得一塌糊涂,白嫩的屁股上都是一片水渍。

  白洁费力的站起来,穿上鞋,软绵绵的靠在桌子上,上衣的扣子敞开着,胸罩推在乳房上边,白嫩的乳房、粉红的乳头若隐若现,裙子落了下来,可裤袜和内裤还乱糟糟的挂在腿弯,束起的长发也已经披散开了,双眼迷离,脸色绯红,更添了几分淫靡的气息。明天在家等你,早点来。白洁找了卷卫生纸擦着湿乎乎的下身。高义赶紧出了们,走了不远,看见一个潺弱的、戴着眼睛的男人拎着几个西红柿向白洁家走去,一想可能是白洁老公,心念:怪不得白洁这么容易就上了手。

  

章节目录

白洁工作随笔日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白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洁并收藏白洁工作随笔日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