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最后的一天了,下午组织去海边和附近的小山上游玩,晚上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七点多了,李老师一直偷偷的注视着白洁的身影,想象着白洁衣服下的身体是什么样子的淫荡、什么样子的风骚。

  晚上回到住处,看高义没有和大家一起玩扑克,借故走了出去,他心里一阵狂跳,“又是和白洁干去了”他心里想,一边也按捺不住地偷偷溜了出去。

  到了那个楼的楼下,看着二楼的那个房间的灯光,彷佛能看见里面白洁肉乎乎的身子,听到娇媚动人的呻吟和轻叫。忽然他看见那个房间的阳台和旁边房间的阳台只隔着一道墙,不是封闭式的,他赶紧溜到总台,一问那个房间没有人,他开了房间,进了屋。

  服务员走了,他就迫不及待的上了阳台,小心翼翼的跨过那道墙,来到了高义房间的窗外。窗户半开着,可是窗帘紧紧的掩盖着屋里的一切,他靠近窗户,听到了屋里两人的说话声。

  “明天就回去了,真舍不得你回去。”

  “哎呀,那你还少了玩了?回去你不也没闲着?”

  “那也不方便啊,也不能想玩就玩。”

  “哼,你还想怎么样啊?人家……”

  “嗯……你真是的,中午还没玩够……”白洁微微气喘的说着,显然高义的手在她的身体某个部位游弋着。

  “宝贝,你这么性感,我一天玩八遍也玩不够。”高义色迷迷的说话声之后,传出一阵嘴唇的吮吸声和白洁淡淡的呻吟。

  “八遍?呵,还不得累死你!嗯……轻点……”白洁微微喘息的嬉笑着。

  “宝贝,你这里都这么湿了,是不是发骚了?”

  “去你的,才不是呢!你中午弄进去的东西嘛,人家下边粘糊糊的一下午。都是你,也不戴套子。”

  “下次我准备套子,这次也没戴呀!你摸摸我啊……”

  “我才不摸呢,脏死了!”白洁娇喘着,高义的手可能正在白洁的腿间摸索着。

  “哈,忘了你吃得那么起劲了!”高义嬉笑着说。

  “都是你,给人家吃迷药,人才这样嘛!你这臭色鬼!”

  “还不是喜欢你吗?我怎么没给别人吃呢?”

  “那谁知道?”白洁好象不高兴的样子。

  窗外的李老师听着屋里两个人的轻声细语,想象着白洁此时的样子,是穿著衣服还是光溜溜的呢?平时想象着白洁的奶子、屁股的样子,这时好象非常接近了,李老师的下身已经硬得如同烧红的铁棒一样,涨得他的下身直难受。“宝贝,我来了……”屋里传出一阵床上的翻腾声和两个人的微微气喘。

  “啪!”清脆的一声皮肤撞击的声音,伴随着白洁一声轻叫:“哎呦!轻点,啊……”“嗯……啊……噢……”白洁轻声地叫着一些含混的呻吟声,屋外的李老师听着屋里的春光四溢、白洁的微微气喘呻吟、还有若隐若现的两人下体摩擦的水声、插入拔出的撞击声……

  几乎连心都要跳出来了,那种刺激的感觉几乎比和自己和老婆做爱的感觉还要刺激强烈,一种强烈的渴望促使他偷偷地靠近窗户,掀起了窗帘的一角……

  屋里的床是横在他面前的,白洁雪嫩的身子此时正仰躺着,修长的两腿叉开在身体两侧屈起着,高义微微发胖的身子整个压在白洁的身上正在起伏着,双手叉在白洁的头两侧,白洁的双手微微的托着高义的腰两侧,彷佛是怕高义太用力她会受不了。

  高义的屁股在白洁叉开的双腿间伴随着水渍的声音不停地起伏,透过高义的身体只能看见白洁黑黑的长发在来回地摆动,看不见白洁娇柔的面孔是怎样的一种肉紧的样子。

  这样刺激香艳的情景、淫糜的声音、朝思暮想的美人,李老师的手慢慢伸向了自己的下身,从裤子里掏出了坚硬难捺的阴茎,阴茎龟头上流出的液体已经沾湿了内裤一大片。伴随着高义的抽送、白洁的娇喘,李老师的手也在不停地运动着……

  屋里的两个人换了一个姿势,白洁翻过身,跪趴在床上,面向着李老师掀起的窗帘角,低垂着头,满头长发披散着。在白洁起身的一瞬间,李看见了白洁湿漉漉的阴唇和那上面稀疏乌黑的阴毛,丰满的乳房和他想象中一样的挺立着,只是李没有想到白洁结婚一年多了,乳头还那么小,而且娇嫩粉红的俏立着,比他老婆那黑乎乎的大乳头可强多了。看着高义挺立的阴茎在白洁翘起的屁股后面一下插了进去,白洁浑身都颤了一下,屁股不由得挺了一挺,头低垂着发出了一声软绵绵的哼叫。

  “真是一个骚货啊!”李的心里不由地想,自己的老婆躺在那里插进去连感觉都没有,要不就是不停地喊着“使劲、使劲啊”那样一种如狼似虎的感觉,把一点兴趣都搞没了,这样柔美娇嫩而又有着骨子里放荡的美女,真是让人难以自制。

  在高义一泄如注的剎那,白洁也已经到了高潮,柔软的身子彷佛断了一样,腰整个弯了下去,头也抬了起来,晃动着长发不停地呻吟着。李也到了最后的关头,眼前光裸的肉体彷佛躺在自己的身下,李在套弄着他的阴茎,一股股的精液从他手中的阴茎中喷射而出,有的喷在了窗帘上,有的喷在窗台上。

  在那一瞬间,他的眼光和白洁迷离的双眼对上了,他看见了白洁眼中的惊恐和羞臊,显然无意中撩得很开的窗帘已经让白洁认出了他,他很快的闪过身子,连阴茎都没有塞回去就返回了自己的房间。

  迷离的白洁确认了自己看见的是真的之后,却没有和高义说,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只是瞬间的惊恐让她的高潮来得更是彻底,阴道不停地收缩,大量的淫水伴随着高义乳白色的精液,从白洁粉嫩湿润的阴唇中间流出……

  

章节目录

白洁工作随笔日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白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洁并收藏白洁工作随笔日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