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洁从迷迷糊糊的睡梦中醒来的时候,王申已经去学校了,已经是下午了,虽然是备课,可也是得去看看的。白洁看见桌子上放着一个纸条:“饭在锅里热着,菜热一热就可以吃了,别饿着”白洁看着这张纸条,心头一热,王申对她的感情,她是非常清楚的,白洁愣愣的座了一会儿,吃了东西换了件衣服,也去学校了。

  学校没有几个人,李明却还在学校,仿佛就是在等着白洁。看见白洁来了直接就迎了上去。“白老师,你过来一下啊。”

  白洁只好和他过去,跟着他来到他的办公室,办公室里只有他自己。李老师显然很想拉白过去,却还很有点不敢,毕竟这么多年来,李明还是第一次和自己老婆之外的女人带在一起,有这个想法。

  看着他的样子白洁当然知道他是在想什么,看着李明猥琐的样子,白洁真的有点不敢相信,自己青春美丽的身躯还要被这个男人享用,真的难以想象这个男人脱光了衣服会是什么样子。

  正在犹豫间,李明已经凑了过来,在白洁的身边坐下,很显然忍耐着自己狂跳的心,看着自己眼前梦寐以求的美丽少妇,白洁嫩白的脸蛋,娇俏的小耳朵,粉白的一段脖颈上挂着一条细细的彩金项链。白洁换了一件白色纱质的无袖的衬衫,前边是一个很大的蕾丝的大花遮盖着白洁丰满的前胸,后背透明的纱料透出白洁细细的乳罩带子。下身穿著一条及膝的牛仔裙。光裸着腿穿著那双白色的高跟水晶凉鞋。这时的白洁正坐在椅子上,一只小小的白生生的小脚正游荡着一只凉鞋。

  “咳…”李明很尴尬的咳嗽了一声,想说话。

  白洁心里当然知道他是怎么回事,这些个好色的男人,恐怕李明是最色大胆小的。

  “白洁,别忘了这个周日,上我家去啊”李明终于说出了话。

  “上你家干啥去啊,有啥话在这说吧。”白洁冷冷的说。

  “在这不方便说。”李明讪讪的说。

  “没啥不方便的,也没人。”白洁觉得这个猥琐的男人真的可笑,好象自己也不再像以前一样的那么怕或者那么迷茫了,慢慢的已经掌握住了这个男人的弱点。李明的眼睛死死的盯着白洁白白的胳膊和前胸交会的地方,那里隐隐的露出白洁天蓝色的胸罩的一点边缘。

  “别装傻了,我想和你作你和高校长做过的事情。”李明的眼睛里又流露出了那天威胁白洁的时候的那种色欲的光芒,心里有点后悔,喝点酒好了,要不真的没有胆量,那天还是中午喝了点酒才有的胆量。今天看着这个活色生香的美丽少妇在自己面前竟然心里慌的不敢说话了。

  白洁心里虽然很慌,但装出一付无所谓的样子,还在玩着自己的小凉鞋,“你不就是想要我吗?行啊。可是你得答应我的条件,要不你爱和谁说就说吧,我也没办法了。”白洁心里虽然很怕李明不答应,不过她也只好赌上一赌,赌这个男人就是个小男人。

  果然李明很着急的说,“你说吧,什么条件?”

  白洁心里有了底,“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得愿意,你不能硬来,没什么事的时候不许随便纠缠我,有什么事情你得帮我瞒着我老公,要不弄糟了,高校长也饶不了你。”

  “行。行,行”李明满口答应,一边手已经抓住白洁的手,另一只手抚摸着白洁的胳膊。

  白洁虽然很讨厌,可却不能说什么,也得让他占点便宜,白洁一边让他摸着自己的胳膊,一边说:“今天在这可不行,你别瞎想。”

  李明又露出了那种好色的样子:“那你得让我看看你的乳房。”

  白洁心里看着这个又胆小,又好色的男人,真的没有办法,只好点了点头:“不过说好了,只许看,你去把门关好。”

  李明一边满口的答应着,一边去把门锁好了。

  白洁坐在那里,解开自己衬衫的纽扣,敞开前胸,天蓝色的花边胸罩是那种半杯型的,而且明显没有海绵的衬垫,白洁丰满的乳房在里面涨的鼓鼓的。

  “把胸罩脱下来。”李明几乎都要留口水了,白洁嫩白的皮肤,衬在天蓝色的白色的衣物里,更显得清纯性感。白洁只好解开胸罩前边的扣子,一对丰满的乳房脱开束缚裸露在了李明的面前,李明真的看呆了,这么漂亮的乳房真的只在电影中才看到过。奶白的皮眶,娇娇嫩嫩的,乳房丰满的弧形,圆圆的,挺挺的,丝毫没有下坠的感觉微微发红色的乳晕很小的形,围绕着中间一对粉红色的小乳头,乳头此时刚有点硬起来,只有黄豆粒一样大,在没硬起来的时候,白洁已经结婚了快半年的少妇竟然还有好象少女一粉红的乳尖,没有束缚的白洁一对乳房是挺立的圆形的,一对乳尖乖巧的俏立着。

  此时这个丰满的少妇坐在一个办公桌前边,翘着一条腿,白色的衬衫敞开着怀儿,天蓝色的胸罩一边一半的在乳房两边垂挂着,一对丰满的乳房在胸前裸露着,一个男人在桌子的对面,几乎快把眼睛睁的裂开了的样子。

  正在李明发呆的时候,白洁很快的又把胸罩穿好了,在扣衬衫扣子的时候,李明纠缠上来,“把裙子脱了让我看看。”

  “哎呀,快让开,一会儿来人了,有时间看啊。放开我。”白洁一发火,李明生怕惹急了着小美人,只好放开了手,但是手还是抚摸着白洁的大腿。

  “别忘了周日啊,”看着白洁要走,李明赶紧的问着白洁。“有时间不能忘了啊,要不是没时间就再找时间。我都答应你了,你还怕什么”白洁开门走出去了,一边回头说着。

  白洁回到家里,王申还没有回来,她简单的作了点饭。等着老公回来。

  没想到王申醉醺醺的回来的时候,竟然还来了好几个人,有王申的校长赵振,还有三个老师,白洁挺面熟,看来都是王申的同事。白洁一愣,却只好赶紧的招待着……

  在自己家里的白洁,只穿著一件短袖的白色背心,没有带胸罩,一对乳房在胸前饱满的挺立着,下身穿了一条淡黄色的花裙子,裙下一截粉白的小腿笔直浑圆,娇俏的小脚穿著一双白色的带着蓝色花的可爱的小拖鞋,几个男人的目光明显的都盯在了白洁的胸前,都已经看出了白洁没有带胸罩。白洁下意识的抱起胳膊挡着胸前,后悔不该把胸罩脱下来,这时的王申很明显已经喝的烂醉,但是赵振校长能到他家来玩,他显得非常兴奋,大声地招呼着白洁端茶送水,几个人很显然早有准备,还有一个人带着麻将,很快就在餐厅里摆上了麻将,玩了起来,其中一个人在旁边看着热闹。

  白洁忙活了一会儿,看着赵振校长那火辣辣的目光,白洁心里直门发荒,毕竟这个男人看过她身上的每寸肌肤。几个人在玩着的时候,白洁回到卧室去看电视了。

  半天他们也没有结束,白洁很困了,就脱了裙子,盖了一条薄薄的毛巾被,睡去了!

  打麻将的几个人玩得也是稀里胡涂,赵振的心里其实就是想的白洁,看着白洁刚才薄薄的内衣下挺立的乳房,一直这么长时间,他的阴茎就是挺立的,可现在却一点机会都没有,这个色胆包天的人,急得心里好象一团火在烧。

  看着王申已经不停的打瞌睡了,赵振喊那个看热闹的,「来,替我打两把,我去厕所那个看热闹的迫不及待的座了下去。王申在那里稀里胡涂的打着牌,奇怪的是他还不输。

  赵振根本就没有去厕所,而是直接进了白洁睡觉的屋子,屋里还亮着灯,白洁侧着身子躺在床上,薄薄的毛巾被搭在腰间,光裸的长腿一条伸直着,另一条屈起着,一条白色的内裤在圆圆的屁股上紧紧的蹦着,一对肉乎乎的娇嫩嫩的小脚,脚趾都涂着淡粉色的趾甲油,天蓝色的床单上躺着这样一个半裸的美女,让赵振心里一阵狂跳。赵振溜到床边,看着白洁娇悄的面孔,小巧的鼻子在微微的呼吸着,红润的嘴唇还在轻轻的颤抖着,仿佛在梦中说着什么?

  赵振的眼睛紧紧地盯着白洁薄薄的内衣下丰挺的乳房,手不由得伸到白洁胸前,轻轻的碰触着白洁丰满柔软的乳房,睡梦中的白洁一点反应都没有,赵振的手指在白洁乳头的位置轻轻的摩擦着,很快就隔着内衣看见白洁小小的乳头挺立了起来,赵振看的馋涎欲滴,低下头,舌头隔着内衣在白洁的乳头上舔着,白洁微微的颤抖了一下,翻了个身,平躺在床上,一对乳房在胸前更是呼之欲出,双腿的一岔开,赵振的眼睛就转移到了白洁白色内裤紧紧裹着的双腿中间,圆鼓鼓的阴丘让赵振的眼睛都看直了,左侧有一条弯曲的长长的阴毛伸了出来,赵振知道白洁的阴毛不多但是都很长,看着白洁的阴部,赵振隔着内裤都能想象出白洁嫩嫩滑滑的阴部是什么样子,赵振的手轻轻的碰触到了白洁阴唇的位置,手指转着圈揉着,明显的能感受到白洁那里的热力和湿润的感觉。赵振的阴茎已经硬的好象铁棒一样了,赵振的手指刚要在白洁的内裤边缘伸进去的时候,听到外屋里一阵翻腾和麻将掉地上的声音,赶紧来到了外屋。

  原来,王申已经醉的不行了,打麻将的时候一下压翻了桌子,几个人赶紧把王申扶到沙发上,几个人一边议论着今天输赢一边纷纷离去,赵振和几个人说我照顾一会儿,几个人也没有多说,就都走了,赵振等着几个人都走了,根本没有管在沙发上醉卧着的王申,直接就钻进了白洁的卧室,心里狂跳着的都是美丽少妇睡卧的性感媚态…。

  可是一进屋,白洁在刚才的折腾之中已经醒了过来,揉着惺忪的睡眼,惊呆的看着冲进来的赵振:“你…你要干什么?”

  赵振一楞,看着美丽的少妇迷离的双眼,也顾不得许多了,一下抱住白洁“宝贝儿,我想死你了,”“哎呀,放开我,你想干什么,我老公呢”?白洁拚命的推着赵振,可是赵振有力的胳膊紧紧地搂住了她的腰,厚厚的嘴唇在白洁脸上乱吻着,白洁光光的小脚站在上乱跳,却又不敢大声地喊,只有拚命的挣扎着。

  “没事的,他喝醉了,睡过去了,什么都不知道了”!赵振的手一边搂着白洁的腰,一边抓住白洁内裤的带子往下拉着白洁的内裤。

  白洁急得眼泪都要掉下来了,手握着赵振的手不让他拉,可是内裤还是被拉下了屁股,柔软的阴毛都已经露了出来,“赵校长,求求你了,不要这样,这是我家啊,我老公看见怎么办啊?求求你了,放过我吧”!

  看着白洁杏眼里的泪光,感受着美丽少妇柔软的乳房紧紧贴在身上的感觉,赵振更是无法自我控制、自动控制,手已经从两人紧贴的下腹伸进了白洁的双腿之间,摸到了白洁温软湿润的阴唇,白洁双腿紧紧地夹起来,弹性十足的双腿夹着赵振的手,让赵振感觉更是性感无比,诱惑得他的阴茎已经是快发射了的感觉。

  “不要啊,你放手……”白洁两滴泪水从脸颊滑落,白洁的内裤在屁股下卷着,两只小脚都已经踮起了脚尖。

  赵振正要把白洁往床上按的时候,忽然听到外屋传来王申的喊叫声:“水,我要喝水”!随着听到光当的一声,很显然是王申摔倒了地上。

  趁着赵振一楞,白洁赶紧到了外屋,边走边把内裤拉了上去,赵振也在后边跟了过来,王申还躺在地上,满嘴都是沫子,还在说着“水……水……”

  白洁赶紧俯身去抱王申,整个屁股就翘起在了赵振面前,看着白洁在自己面前笔直的双腿和圆滚滚的小屁股,特别是翘起的屁股下边那柔软的阴唇的地方,隔着薄薄的内裤,简直能看见白洁粉嫩的阴部,特别是那里湿了小小的一点,赵振几乎都能感觉到自己插入白洁那湿软肥紧的阴道里的感觉,忍不住手在白洁的屁股后摸了进去,白洁惊的一跳,把王申掉到了地上,赵振看着好象醒了过来的王申,也没敢继续造次,低头扶起王申,问:“怎么样?好点了吗?”

  “没事儿,我没事儿,校长,你们玩,我不行了,迷糊啊!”王申迷迷糊糊的说着,眼睛半睁半闭着,白洁到了一杯水给他,他喝了几口,又倒头在沙发上睡了过去,赵振叫了他几声。看他没有说话,抬头去看白洁,白洁惶然的看着赵振,眼睛里都是哀求的目光。

  看着这个半裸的少妇迷蒙着泪光的双眼,赵振下身更是硬的利害,隔着沙发上的王申抓住了白洁的胳膊,白洁挣扎了一下,又怕老公醒过来,只好随着赵振站了起来,赵振拉着白洁进了卧室。

  卧室里天蓝色的床单上是一条紫色的毛巾被,床的对面挂着白洁和王申两个人的结婚照片,赵振一把抱着白洁就倒在了床上,白洁这次没有挣扎,躺在床上,低声说:“求你了,你要来就快点,不要让他看见啊。”赵振很快的就脱光裤子。上身的T恤都没脱就扑到了白洁身上,白洁没有反抗,任由着赵振扒下了她的小内裤,压到了她的身上,白洁一下就感觉到赵振那火热坚硬的阴茎碰在自己腿上的感觉,赵振的手隔着薄薄的内衣在白洁乳房上摸了几把就把白洁的内衣撩了到白洁的乳房上,白洁一对颤巍巍的乳房就挺立在男人的面前了,赵振的嘴唇一边吸吮着白洁的乳头,一边手急躁的摸着白洁的下身,白洁身体抖了一下,就把腿微微的岔开了,白洁的阴毛只是在阴丘上有那么一小片,整个阴唇到下边都干干净净的,摸起来滑滑软软的,而且男人的手一摸白洁的气就喘不匀了,“你快点来吧,我行了。”白洁心里非常紧张,毕竟自己的老公在外边的沙发上睡着。自己就和男人在这边作上这种事情,不由得急着催赵振快点。

  赵振也不敢过于造次,摸着白洁的下边已经湿了,下身就挺了进去,感受着白洁下身湿软的感觉,赵振自己都舒服的叹了口气,和白洁做爱和别的女人不同的是白洁的阴道从前到后都紧紧的裹着你的阴茎,抽动起来从前到后都有感觉,而不像一般的女人或者是口的地方紧紧的,里面松,或者是里外都松垮跨的。白洁两腿都屈了起来,脚跟紧紧的瞪着床单,脚尖都翘起着,赵振长长的阴茎让白洁心都悬了起来的感觉,下身更是被顶的又酥又麻,赵振每抽插一次,白洁的屁股都紧紧的收缩一次,两手不由自主地扶在赵振的腰上,深怕他用力的顶她。

  “啊…嗯……噢…”白洁咬着嘴唇,晃动着头发,伴随着男人的抽送,不由得从嗓子眼发出了抑制不住的声音,浑身也开始变得滚烫,乳晕变得更加粉红,一对小乳头坚硬的挺了起来。赵振猛地一下把白洁抱了起来,一下变成了白洁骑坐在赵振身上,赵振坐在床上,双腿伸着,白洁和赵振紧紧的搂在一起,双腿一边一个伸开着,涂着粉红色趾甲油的小脚都用力的向里钩起着,赵振托起白洁的屁股,上下动着,阴茎就在白洁的下身长距离的抽送着,而且这种紧紧搂着的感觉,让白洁全身都受到极大的刺激,白洁浑身一下就软了,“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啊…我不要了…”

  白洁浑身软软的靠在赵振的怀里,每动一下都浑身颤抖,娇喘连连的不断叫着不要,让赵振更加的雄风大起,不断的托起放下,放下的时候白洁的下身已经发出了“啪嚓、啪嚓”的水声,白洁的下身已经和发水一样了。刚高潮了一次的白洁抬起头。一下看见了墙上的照片,照片里的白洁穿著洁白的婚纱,一脸幸福的看着文质彬彬的王申,而此时的自己,衣衫不整的和一个男人在自己的床上做爱,自己的老公醉卧在沙发上浑水,白洁的心里一阵疼痛,这时的赵振把白洁翻了过来,让她跪在床上,他扶着白洁翘起的屁股,从白洁身后插进了白洁身体里,一边干着,一边抬起头欣赏着白洁和王申结婚的照片,他的眼睛只是盯着照片里穿著洁白婚纱的白洁,特别是婚纱裙下露出的穿著白色丝袜的一段小腿,看着这个刚刚结婚的少妇此时正趴在自己面前,撅着屁股,任由自己干着她粉嫩的阴道,抚摸她丰满柔软的乳房,让赵振更是色心大起。干了一会儿,赵振让白洁转过身来,他想看着白洁光光的样子和墙上的穿著婚纱的照片一起干,白洁躺在那里看着他的眼睛,一下明白了,羞得站起身一下关了屋里的灯,赵振也没什么办法,只好在昏暗中抱住白洁,插了进去,黑暗中享受着白洁火热的肉体,下身湿漉漉的肉洞,正在两个人喘呼呼的动着的时候,正在白洁又一次浑身颤抖晕乎乎的时候,一个晃晃荡荡的身影走了进来,而且带来一屋的酒气,两个人一下楞住了,赵振压在白洁的身上,下身还紧紧的插在白洁的身体里,白洁的双手双腿都缠在赵振的身上,屁股甚至都翘得离开了床,两个人抑制不住的粗重的喘息在屋里回荡。

  谁想王申一头扎在床上,昏昏睡去,根本没有知觉去知道自己的妻子在身边被一个男人压在床上,听着王申含含混混的睡着了,赵振又动了起来,白洁的身体迎合着赵振的抽送,在颤抖抽搐,而白洁的心里非常难受,丈夫的脸就在自己身边,呼出的酒气喷在脸上热乎乎的,而自己的身上却压着另一个男人,身体里插着这个男人的阴茎,而且还不断的有着高潮的感觉,一种变态的快感几乎爆炸在了白洁的身体里,白洁在赵振终于射出精液的瞬间,整个人都挺了起来,浑身不断的颤抖,下身更是湿乎乎的一大片,等到赵振抽出阴茎,起身走的时候,白洁头昏昏的,浑身软软的一点力气都没有,就昏昏睡去。

  清晨四点钟,头疼的好象炸开一样的王申从昏睡中惊醒,一边揉着脑袋一边坐起身子,昨晚的一幕一幕稀里胡涂的在脑子里乱转,根本想不起什么,回头看床上的白洁,不由得一楞,床上乱纷纷的一片,毛巾被在地上扔着,床单都是褶皱,白洁躺在床上还在熟睡着上身的内衣撩起着,露出了左边的乳房,下身光溜溜的,内裤在地板上扔着,王申挪到白洁身边,看着白洁岔开的双腿间,白洁的阴毛乱纷纷的,上面还有着水渍的痕迹,这时白洁翻了个身,侧过身子睡觉,王申看着白洁翻过的身子,屁股下边有着一大滩的水渍,还有着几陀白色的粘液,而从白洁白嫩嫩的屁股后边看过去,白洁的腿根都是湿漉漉的水渍,还有着一溜白色的粘液从阴唇中流到大腿上,王申一呆,苦苦的想着,昨晚和白洁做爱了吗?

  这时白洁也醒了,一看王申的样子,在一看自己身上,脸一下就红了,下身粘糊糊的感觉让她脸上火烧一样,但还是顺嘴说:“看你,喝多了就耍酒风,弄得哪儿都是。”在看王申几乎是整齐的裤子,顿了一下说:“完事儿了,还非得出去打麻将,拦都拦不住。”白洁说话的时候心里非常的紧张,但脸上却装出很轻松的样子,王申半信半疑的看着白洁收拾屋子,可是真的想不起昨晚的事情了,难道自己真的和老婆做爱了,而且看来还很猛烈呢,酒后自己是不是比平时厉害啊,看着白洁穿上了那条黑色通花的小内裤,一下想起了那天白洁内裤中央那块污渍,难道自己的妻子真的……不可能的,王申不相信自己贤淑的老婆能做出那种事情来,昏昏然的又倒头睡去了。

  

章节目录

白洁工作随笔日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白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洁并收藏白洁工作随笔日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