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六,早上白洁醒来,伸个懒腰,身边老公早起了,正在做早饭,看着他忙碌的身影,白洁产生一丝内疚,在旅游的那几天,白天游山玩水,晚上就找借口和高义或王局长或赵校长等人鬼混,直玩到筋疲力尽才回到房间,当王申需要时就推说累了,王申当然不知这些事,还体贴地为她捏腰捶背,为此白洁经常感到对不起王申,也曾想断绝和这些人的关系,可每当被这些人搂抱抚摸时,又屈服了,白洁想自己已变成了十足的淫荡女人。想到这白洁烦躁地摇摇头。

  王申端着做好的早餐摆在餐桌上,来到卧室内“洁,吃早餐了,起来了,”

  白洁慵懒地说道“嗯…我要你抱我…”

  王申看着白洁的媚态,忍不住亲吻白洁湿润的嘴唇,白洁也烈地回吻,王申手伸进被子,在白洁身上游走,白洁浑身又麻又痒,一股欲念涌上心头,环抱着王申的脖子,亲吻了一会,王申离开白洁说“我今天约好同事要加班,中午不回了,我先走了,起来后你自己吃吧。”说完走到客厅,从柜台拿了几百元钱就走了,其实他里是加班,而是约好和同事打麻将,他怕操了白洁会影响手气,所以赶紧开溜。

  饭后,白洁无所事事地呆在家里,打开电视无聊地看着。

  街上,王申迎头碰上髙义“高校长你好。”

  “哦…是小王啊…你好…去啊…一大早的…?”

  “我去学校加班。”高义看着匆匆而去的王申,若有所思,一丝淫笑掠过嘴角,转身朝王申家走去。

  城郊,一个50多岁的中年人正在等长途汽车,他是王申的父亲,叫王乙,今年55岁,秃顶,身体强健,喜好渔色,刚退休,在郊外买了幢房子,由于夫人体弱多病,所以请了个保姆顾,今天看夫人气色不错,就说去看看儿子。到城里的路途很远,要两个小时,所以一大早王乙就起来等汽车,可人太多了,直到9点才搭乘到。

  由于在家里,白洁只穿了件白色透明的吊带睡裙,连乳罩和内裤都没穿,电视里正播放一部爱情片,主人公大胆的情爱表演又勾起了白洁的性欲,白洁撩起裙摆,一手抚摸着奶子,一手抚摸着阴部,心想要有一条大鸡巴来操逼多好啊,正当她眯着眼睛在自慰时,门铃响了,从猫眼看去,白洁看到高义一人站在门口,便欣喜地打开门,高义进屋后反手把门关上锁好,搂着白洁一通狂吻,白洁烈地回吻,激吻过后,白洁说“你真大胆,也不怕我老公在家,进屋就抱着人家乱吻乱摸。”

  高义嘿嘿笑道“我知道他不在家,我碰到他了,”

  “哼…我的高大校长…你知道人家老公不在家还跑到这来干嘛…”白洁娇媚地说道。

  “嘿嘿,当然是看我的宝贝美人了。几天不见想死我了…快来”高义说完急急地把白洁抱到沙发上,“嘿…内裤都没穿…小骚货…是不是想我了…”把裙摆撩到腰际。

  高义匆忙脱掉衣裤,露出粗长涨硬的大鸡巴。

  “呸…谁想你了…人家在家就喜欢着样穿着嘛…”白洁水汪汪的媚眼盯着大鸡巴。咯咯一阵浪笑,高义看着媚态撩人的白洁,忍不住跪在她面前,双手把白洁白嫩的大腿高举扒开,头伏在她胯间,伸舌舔着略湿的骚穴,先是把两片大阴唇含在嘴里吸吮,而后伸舌进入阴道,在阴道肉壁间搅弄,白洁呻吟着,不一会就流出淫水,“别舔了…好痒…噢…呀…好舒服…好人…快…快用你的鸡巴插我…”

  高义也忍不住了,站起身,双手撑着白洁的大腿,大鸡巴卜滋一声顺着淫水应声而没,只剩两个卵蛋在外面,在大鸡巴一蹴而就时,白洁满足地吁了口气“哦…你的鸡巴越来越大了…轻点…啊…啊…噢…轻点…大鸡巴好大…坏蛋…那么用力…想操死我啊…噢…”白洁一边淫声荡语一边耸动肥美的大屁股迎合大鸡巴的抽插,嘴里虽然叫轻点,实则希望越用力越好。

  学校里,王申正和三个同事在麻将桌上激战,手气不错,已经赢了2百块钱,他想到;还好没和老婆操逼。如果赢了钱,帮老婆买套好衣服。他没想到他老婆此刻正光着身子躺在沙发上挨着大鸡巴操。

  汽车上,王乙兴奋极了,他这次来不只看儿子,最主要是想看儿媳妇白洁,对这年轻娇美的儿媳王乙早心存异念,儿媳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妩媚的娇态,无不令王乙神魂颠倒,他经常幻想搂着儿媳做爱,可碍着翁媳的关系,他只能想不敢做,这次来只想饱饱眼福,没想到阴差阳错,竟了却了他的心愿,这是后话。

  王申家,大的天,门窗紧闭,窗帘也拉下来了。

  客厅沙发上,白洁一条腿跪在沙发上,脚上的拖鞋掉落在沙发上,肉乎乎的脚曲着低在枕垫上,另一条腿半曲站在地板上,脚上还穿着粉红色拖鞋,双手扶着沙发扶手,头低着,乌黑的秀发遮住娇俏的脸,裙摆撩到胸前,肥美雪白的大屁股向后高高翘起,迎合由后而来的抽插,白洁知道高义最喜欢这种姿势,弄的多了,也就知道怎样迎合大鸡巴,这不,白洁正向后耸动扭摆雪白的肥臀,大鸡巴插入时肥臀向后一翘,大鸡巴抽出时则向前一耸,还扭摆几下,配合非常默契,时间力度拿捏得非常准,这不是短时间就可以的,而是要长时间的磨合才能达到如此默契。

  高义跪在白洁后面,双手抚摸着白洁雪白浑圆的大屁股,大鸡巴在骚穴里出出入入,连带着引出一股淫水,滴在沙发上。

  “哦…骚货…骚穴真紧呐…挨了这么多大鸡巴操…还这么紧…啊…哦…大鸡巴操得怎么样…骚货…舒不舒服…”

  “噢…噢…大鸡巴好大…操得我好舒服…你真会操逼…”

  “怎么样…比你老公能干吧…哦…骚货…我操死你…”

  “噢…呀…你轻点嘛…你要操死我啊…噢…你比我老公强多了…用力…操死我算了…”白洁淫荡地扭摆着身子,由于撞击,雪白的肥臀荡起一片波浪,白嫩的大奶子也前后晃荡。

  高义双手抓住不停晃荡的大奶子揉捏着,下体大鸡巴依旧用力地抽插粉嫩紧窄的骚穴,一时间大鸡巴抽插骚穴的卜滋声,肉与肉啪啪的撞击声,高义的淫笑声,白洁的浪叫声,充斥了整个客厅,使之更显淫靡。

  “啊…啊…不行了…我要来了…快…用力…”随着一股淫液喷涌而出,白洁无力地趴伏在沙发上,高义知道白洁来了高潮,慢慢拉出湿淋淋的大鸡巴,把白洁的身子翻转过来,脱下睡裙,伏在她身上,大鸡巴再次插入紧窄粉嫩的骚穴,大力操干,白洁被操得淫声连连,两条白嫩的大腿紧紧夹住高义的腰,双手在空中无力地挥舞

  “噢…大鸡巴…好有力…好舒服…操死我了…”终于,在白洁的浪语淫声中,高义也达到高潮“哦…啊…我不行了…要射了…”白洁由于一直在吃避孕药[好和其他男人淫乱不怕怀孕,所以说“射吧…射在里面…”“哦……”随着高义一声吼叫,一股浓精直射白洁花心,白洁被浓精得花心乱颤,一股淫精随之而来,再次达到高潮。

  激情过后,俩人互相搂抱亲吻,高义对白洁的肉体迷念之极,不停地亲吻抚摸。

  “宝贝…你真迷人…真想天天抱着你操…”

  白洁腻声道“好了…又不是没玩过…人家不知让你玩过多少次了…先洗个澡…大坏蛋…弄得人家浑身汗腻腻的难受死了…”高义哈哈笑着抱起白洁向浴室走去。

  麻将桌上,王申板着脸,赢来的几百块钱没了,还倒输了几。他妈的,邪门,王申想到,这把要赢回来。这把牌不错,上手听糊,混一色七小对,单吊东风,几圈下来,对门和上家都吃了两坎牌,看样子听糊了,王申着急了,伸手抓起牌,天灵地灵,东风东风快快来,“糊了”果然是东风,这把牌让他赢回不少钱,望着几副懊恼的脸,王申得意地笑了。

  浴室里,白洁蹲在高义胯间,正津津有味地舔吃着他的鸡巴,高义抚今追昔着白洁的秀发,迷着眼享受白洁为自己口交所带来的快感。

  经过舔吸摸弄,鸡巴又变得粗硬涨大,“宝贝…来干一下…”高义说着拉起白洁,白洁念念不舍地离开大鸡巴,还饶有回味地舔了舔嘴唇,吐出几根鸡巴毛,高义一手扶着她的腰,一手举起她一条大腿,坚硬的大鸡巴对准紧窄的嫩穴一蹴而就,白洁几乎站立不稳,忙伸手搂住高义脖子,淫声荡语连连“大鸡巴好大…老公…亲老公…你好会操…啊…噢…好舒服…用力…”

  干了一会,俩人都觉得挺累,白洁说“我受不了了…到床上干吧…”

  “骚货,等下有得你享受的…”高义抽出湿淋淋的大鸡巴,抱着白洁走进卧室。

  “终于到了!”王乙走下汽车,来到门口,一个小年轻凑过来“影碟要吗,带色的,”王乙停下脚步“哦…不要不要……”“看看吧,有两本我看挺合您的,您有儿子吧?”“有啊…怎么了…”王乙心想这和有没有儿子有什么关系“走吧…走吧…我不要…”“您听我说完,这两本是新版,台湾的,讲翁媳偷情的…特带劲不骗你,”王乙听说是翁媳偷情的,停下脚步“哦,是吗,多少钱?”“20元一本。”“好了,我怕了你。”王乙递给他40元买了两本,其实种只要是真的,50一本他也会买,翁媳偷情这几个字眼对他的诱惑力太大了。王乙不由想到儿媳白洁那娇媚的体态。急匆匆向儿子家走去。

  王申家,卧室里宽大的床上,被单凌乱地散落,高义昂躺着,白洁正趴伏在高义身上,耸动雪白美丽的肥臀,白嫩的大奶子一上一下磨擦着他的胸,粉嫩紧窄的骚穴紧紧含住大鸡巴吞吐着,丝丝淫液顺着大鸡巴流到床单上,弄湿了一大片。高义紧紧抱住白洁肥美的大白屁股用力往下体按,白洁发出阵阵消魂蚀骨的呻吟。

  王乙来到儿子门口,隐隐约约听到儿媳的呻吟声,还以为她病了,忙按门铃。“叮咚”“叮咚”“叮咚”正当这对奸夫淫妇操逼操得天翻地覆正起劲时,门铃不合时宜地响了,随后令白洁吓得花容失色的声音响起。“申儿,开门,是我。”

  

章节目录

白洁工作随笔日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白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洁并收藏白洁工作随笔日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