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时之间,王乙也看呆了,他松开左手,爱抚着白洁的脸颊和额头。

  白洁凝视着他好一会儿之后,才稍微放松牙关,让他的大龟头又硬生生地挤进一点,而且,她故意用力咬下去,似乎想把那可恶的大龟头一口咬断那般,而王乙虽然痛得呲牙咧嘴,但却忍着疼痛,执拗地握着肉柱继续往前挺进,不过白洁也深深地咬住她的大龟头,硬是不肯再让他越雷池一步。

  就这样两人四眼对望,似乎都想看进彼此的灵魂深处,僵持了片刻之后,还是白洁先软化了下来,她牙门缓缓地放松,让王乙的龟头又深入了一些,然后她抬起眼帘幽怨地看了他一眼,然后忽然牙门一松,轻易地让王乙的整个大龟头滑进了嘴里,那粗大的体积挤在口腔内,使白洁漂亮的脸蛋都有点变形,她辛苦地含住大龟头,当王乙开始缓慢地抽插起她的嘴巴时,白洁发出了一连串的咿唔和闷哼声,那听起来像是异常痛苦的呻吟,王乙腰一沉,已经准备好让白洁尝试一插到底、全根尽入的深喉咙游戏。

  王乙试探着将他的大龟头顶进白洁的喉管,但每次只要他一顶到喉咙的入口,白洁便发出难过不堪的唔叫声,使他也不敢过于燥进,以免顶伤了美人儿的喉头,不过他又不肯放弃这种龟头深入喉管的超级享受,因此他虽然动作尽量温和,但那硕大而有力的龟头,随着一次比一次更强悍的逼迫和抢进,终于还是在白洁柳眉紧绉、神情凄苦挣扎中,硬生生地挤入了那可怜的咽喉,虽然只是塞进了半颗龟头,但喉咙那里像被撑裂开来的剧痛、以及那种火辣辣的灼热感,已经让白洁疼得溢出了眼泪。

  她发出“唔唔”的哀戚声,剧烈地摇摆着臻首想要逃开,只是王乙却在此时又猛烈一顶,无情地将他的大龟头整个撞入了白洁的喉管里,就像突然被人在胸捅了一刀般,白洁痛得浑身发颤、四肢乱踢乱打,倏地睁得老大的眼睛,充满了惊慌和恐惧的神色,但正在欣赏着她脸上表情变幻不定的王乙,嘴角悄然地浮着一丝残忍的诡笑,他轻缓地把龟头退出一点点,就在白洁以为他就要拔出阳具让她能够好好地喘口气时,不料王乙却是以退为进,他再次挺腰猛冲,差点就把整根大肉棒全干进了自己媳妇的性感小嘴内。

  王乙看着自己的大香肠大约只剩一寸露在外面,知道这大概是白洁所能承受的极限,所以他并未再硬插硬顶,只是静静地睇视着两眼开始翻白、鼻翼迅速地不停歙张,浑身神经紧绷的俏美人,那付即将窒息而亡的可怜模样,而白洁一直往上吊的双眼也证明她已经濒临断气的边缘,看到这里,王乙才满意地抽出他硬梆梆的大肉棒,当大龟头脱离那紧箍着它的喉管入口时,那强烈的磨擦感让他大叫道:“噢,真爽!”

  王乙才刚站起身躯,喉咙被大龟头塞住的白洁,在咽喉重新灌入新鲜空气的瞬间,整个人被呛得猛咳不止,那剧烈的咳嗽和急迫的呼吸,持续了好一阵子之后才慢慢平息。

  而王乙不知何时已扯住她的长发,像个性俘虏般要她跪立在他面前,她羞赧的眼眸畏缩地想要避开那怒不可遏的大龟头,但被王乙紧紧压制住的脑袋,却叫她丝毫无法闪躲或避开,她先是面红耳赤地看了眼前的紫红色大龟头一眼,然后便认命地张开她性感的双唇,轻轻地含住大龟头的前端部份,过了几秒钟之后,她才又含进更多部份,但她又似乎凛于它的雄壮与威武,并不敢将整具龟头完全吃进嘴里,而是含着大约二分之一的龟头,抬头仰望着王乙兴奋的脸孔,好像在等待着他下一步的指示。

  王乙一看这个已经被他在幻想中,不知淫弄过多少次的绝色尤物,此时眼中所流露出的那种乖顺与驯服,正如王乙所判断的,跪立在他面前的俏媳妇,虽然涨红着娇靥,但却乖巧而轻柔地吐出含在口中的肉块,开始仔细而用心地由他的马眼舔起、接着热烈地舔遍整具大龟头,当她的舌头转往龟头下方的崚沟舔舐时,王乙看着自己被白洁舔得亮晶晶、水淫淫的大龟头时,不禁乐不可支。

  犹如受到了莫大的鼓舞一般,白洁更加卖力地左右摇摆着她的臻首,从左至右、由上而下,还着实耗费了好大的功夫,才辛苦地完成了这趟任务。而白洁也不知是玩出了兴趣、还是药效助长了她的淫心,眼看白洁变得如此热情如火,知道必然是自己使用了过量的春药所导致,因此他只好小心翼翼地告诫着白洁,他知道自己若不赶快变换姿势,只怕很快就要弃甲卸兵,所以他连忙制止白洁说:“来,白洁,妳爬上床来,爸要和妳玩69式。”

  白洁乖巧地爬上床去,两脚分开跪趴在王乙上面,她一边继续服侍着王乙的肉棒和阴囊、一边毫不保留地将她的神秘地带整个暴露在王乙面前,当王乙发出啧啧称奇的赞叹声说道:“喔,白洁,妳的浪穴怎么长的这么小、这么漂亮啊?我这辈子还没见过生得像妳这么美丽的骚屄呢!”

  白洁听到这种淫秽至极的赞美,不禁轻扭着她的香臀。

  王乙知道白洁早已欲火焚身,所以只是贪婪地爱抚着头上雪白诱人的结实美臀,也不再答腔,脸一偏便开始吻舐起白洁的大腿内侧,每当他火热的唇舌舔过秘处之时,美人儿的娇躯必定轻颤不已,而他也乐此不疲,不断来回地左右开弓、周而复始地吻舐着白洁的两腿内侧,只是,他的舌头停留在秘穴口肆虐的时间一次比一次久,终于让下体早就湿漉漉的白洁,再也忍不住地喷出大量的淫水。

  看着白洁胡乱摇摆的香臀,加上充满了屋内的浪啼声,王乙淫欲更盛,他忽然大嘴一张,火辣辣地将美人儿那粉红色的秘穴整个含进嘴里,当他猛吸着那潺潺不止的淫水时,白洁便如遭蚁咬一般,不但嘴里唏哩呼噜的不知在喊叫些什么,整个下半身也疯狂地旋转和颠簸起来,然后王乙便发觉白洁已经溃堤,那一泄如注的大量阴精,霎时溢满了他的半张脸庞,而喷洒在他嘴里的淫水,散发着白洁身上那份类似茶花的特殊体味,王乙知道这正是掳获美人心的最佳时刻,他开始贪婪地吸吮和吞咽着白洁不断奔流而出的淫水,并且卖力地用他的唇舌与牙齿,让白洁的高潮尽可能地持续下去,直到她双脚发软,从嘶叫的巅峰中仆倒下来,奄奄一息的趴伏在他身上为止。

  王乙并未停止吸吮和舔舐,他继续让白洁沉溺于被男人舔屄的快感中,而且为了彻底征服白洁的肉体,他忽然翻身而起,变成男上女下的姿势以后,又迅即匍匐在白洁的两腿之间,当他把脑袋钻向白洁的下体时,他这位俏媳妇竟然主动的高抬双腿,而且用她的双手将自己雪白而修长的玉腿反扳而开,露出一付急急于迎合男人插入的曼妙淫态,但王乙并不想现在就让她得到纾解,他把脸凑近那依旧湿淋淋的洞穴,先是仔细地观赏了片刻那窄小的肉缝和大小阴唇以后,再用双手扳开阴唇,使白洁的秘穴变成一朵半开的粉红色蔷薇,那层层叠叠的鲜嫩肉瓣上水渍闪烁,更为那朵直径不足两寸的秘穴之花增加了几许诱惑和妖艳。

  王乙由衷地赞美道:“好美的穴!好艳丽的屄啊!”

  说罢王乙开始用两根手指头去探索白洁的洞穴,他先是缓慢而温柔的去探测阴道的深浅,接着再施展三浅一深的抽插与开挖,然后是指头急速的旋转,直到把白洁的浪穴逗出一个深不见底的小黑孔之后,他才满意的凑上嘴巴,再度对着白洁的下体展开更激烈的吸吮和咬囓。

  而这时白洁又是气喘嘘嘘的哼哼唧唧不已,她大张着高举的双腿,两手拼命把王乙的脑袋往下按向她的秘穴,她努力弓起身躯看着王乙在她胯下不断蠢动的头部。

  王乙听着白洁如泣如诉的哀求,手指头依旧不急不徐的抽插着她的阴道,舌头也继续舔舐着阴唇好一会儿之后,才看着白洁那又再度淫水泛滥的秘穴、以及那颗开始在探头探脑的小阴核说:“要不要我再用嘴巴让妳再高潮一次啊,白洁?”

  “喔,不、不要再来了!”白洁带着哭音说着。

  王乙跪立而起,他看着面前双峰怒耸、两脚大张的迷人胴体,再凝视着美人儿那哀怨的眼眸片刻之后才说:“告诉我,白洁,妳被几个男人干过?”

  正被熊熊欲火燃烧着的白洁,冷不防地听见这个叫她大吃一惊、也叫她难以回答的私秘问题,一时之间也怔了怔之后,才羞惭而怯懦地低声应道:“啊?……你怎么这样问人家?……这……叫人家怎么说嘛?”

  王乙一面抱住白洁大张着的双腿、一面将龟头瞄准她的秘穴说:“因为如果妳只被阿申干过,那爸就不能破坏妳的贞洁,只好悬崖勒马、请妳帮我吃出来就好。”

  白洁一听几乎傻掉了,她凄迷地望着王乙的裸体,不明白王乙为什么在这个节骨眼上,还故意让她们两个人同时悬在当场,不肯更进一步的向前厮杀。

  一看白洁没有反应,王乙立即将大龟头顶在阴唇上轻巧地磨擦起来,这一来白洁马上又被他逗得春心荡漾、淫水潺潺。

  王乙知道只要再坚持一阵子,白洁一定什么秘密都会说出来,因此,他大龟头往洞口迅速一点之后,马上便又退了出来,这种欲擒故纵的手法,让亟需大肉棒纵情耕耘的白洁,在乍得复失的极度落差下,急得差点哭了出来。

  王乙也吻着她的耳轮说:“那就快告诉我,妳总共被多少男人干过?”

  这时的白洁再也顾不得什么矜持与自尊了,她心浮气燥、欲念勃发地搂抱着王乙说:“禽兽不如的李教授是自己的第一次……阿申以后是我的校长高义,王申的校长赵振及王局长都是被下了一种外国的迷药……啊……以后还和我的同事李明,孙倩的弟弟东子……啊……在火车上曾被拎包贼……还和高义一起参加过……聚会……你将是我的……第九个……男人……”

  “什么?我是第九个?那阿申算不算?”王乙心里啐骂着,他虽然早就料到像白洁这样的超级美女,不太可能会是个安分贞女,但却怎么也没想到,看起来端庄高雅的她竟然会有那么多的入幕之宾!

  白洁媚眼如丝地看着他说:“阿申不算……我在认识阿申以前……就被人……强暴了。”

  听到这里,王乙再也忍不住了,他腰部一沉,整支大肉棒便没入了白洁那又窄、又狭的阴道内,若非白洁早已淫水泛滥,以王乙巨大的尺寸,是很难如此轻易挺进的。

  而白洁,也如斯响应,一双修长白皙的玉腿立即盘缠在王乙背上,尽情迎合着他的长抽猛插和旋转顶撞,两具汗流浃背的躯体终于紧密地结合在一起……

  不知换过了多少个姿势、也数不清热吻了多少次,两个人由床头干到床尾,再由床尾跌到床下继续翻云覆雨,然后又爬回床上颠鸾倒凤,一次次的绝顶高潮、一次次的痛快泄身,让原本激烈的呻吟和高亢的叫床声,已经转变为沙哑的轻哼慢哦。

  王乙毫不客气地和自己淫荡的俏媳妇进行着肛交,那异常紧密的包覆感,让他爽得连灵魂都想跳起舞来,王乙拼着老命奋力的驰骋,这次他打算射精在白洁的菊蕾内,这样,白洁的三个洞便全都被他射过精了!对男人而言,能在一夜之间射遍女人身上的三个洞,简直是比当神仙还快乐了。

  当王乙终于痛快地发射在白洁的肛门深处以后,两条湿淋淋、赤裸裸的胴体,亲蜜而恩爱地交颈而眠,在王乙沉沉睡去以前,还听到楼下客厅传来的咕咕钟声──凌晨五点!换句话说,他至少整整奸淫自己的俏媳妇超过了六个小时。

  也不知睡了多久,王乙忽然从一阵异常舒畅的快感中苏醒过来,他惊喜地撑起上半身,爱怜地注视着白洁,王乙便不禁为她那沉鱼落雁般的绝品姿色动容与震撼,多么完美的女人、多么淫荡的绝色啊!

  而这以后,白洁和公公相处的时间变少了,尤其她刻意的避开每个可能和公公单独相处的机会。

  

章节目录

白洁工作随笔日记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白洁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白洁并收藏白洁工作随笔日记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