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张淑云是学乖了。

  一直都被周天收拾,张淑云也有经验了啊,她一看周天进来,就知道不好了,早已做好了准备。

  见周天一脚踹过来,张淑云转身就跑,跑的那叫一个快。

  周天一脚踹空,还是很意外的。

  他没想到张淑云变得这么机灵了,跑的这么快。

  不过,周天也没有追击,毕竟身为女婿打丈母娘,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如果不是气到一定程度,周天也不会对张淑云动手的。

  “疼吗?”

  周天心疼的望着方清灵,心里不免有些愧疚。

  自己那个不着调的丈母娘,竟然把方清灵这么好的女孩子给打了,这样的女孩,哪能招惹到张淑云呢?挨打够冤的。

  “没事的周大哥,她是你丈母娘,你不要因为我弄得家庭不和睦。”

  方清灵挤出了一丝笑容,故意装得很轻松,她不想让周天跟张淑云闹得不可开交。

  “清灵,你干嘛委屈自己呀?是这个老女人无理取闹,你不要怕她!”

  薛雪凝可不管那么多,这时对方清灵大声的说道。

  方清灵摇了摇头,“雪凝姐,别说了,这是周大哥的丈母娘,这事就算了。”

  说完,方清灵就准备带着薛雪凝离开这里,不想跟张淑云再爆发冲突了。

  周天想了想,也没有拦着,毕竟这个时候,还是让方清灵跟张淑云分开的好,留在这里,确实对方清灵不利。

  可是哪料到,树欲静而风不止,张淑云一看方清灵要带着薛雪凝离开,她可不干了。

  “给我站住!你们一对不正经的,还想溜啊?哪有那么便宜的事!”

  张淑云追上来拦住了方清灵和薛雪凝的去路。

  啪!

  薛雪凝的小爆脾气上来了,狠狠的甩了张淑云一巴掌。

  “你还没完了呢,黄脸婆,我警告你,别在本小姐的面前嚣张!我不管你是不是周大哥的丈母娘,惹到我就不行!”

  薛雪凝气势十足的指着张淑云斥道。

  张淑云气得直跺脚,她哪能白挨这一下啊?就要跟薛雪凝玩命。

  方清灵赶紧拉架,场面又混乱起来了。

  看到周围这么多人围观,周天感觉实在是太丢人了。

  “你别胡闹了行吗?”

  周天一气之下,抓住了张淑云的胳膊,把她拽了回来。

  噗通。

  这一下用力有点猛,张淑云摔了个四仰八叉。

  “好啊好啊,周天你太不是人了,帮着你外面的女人欺负我,我回家告诉若雪去!”

  张淑云哭嚎着喊道,就要离开餐厅。

  “你要敢去我家,我打断你的腿。”

  周天低沉的声音警告道。

  这并不是吓唬张淑云,周天是真的烦透了,只要张淑云敢再迈进他家一步,他不介意把张淑云的腿砸断。

  这……

  张淑云心头一凉,她也知道,周天是真急眼了。

  想到前两天差点让李若雪流产,这事周天一定还耿耿于怀呢,张淑云就更确定了,周天不是吓她。

  但张淑云也没示弱,狠狠的跺了跺脚,气恼万分的离开了这里。

  周天无奈的摇了摇头,每次遇到张淑云,准没好事。

  “韩小姐,抱歉,让你见笑了。”

  周天有些尴尬的对薛雪凝道。

  薛雪凝迷人的一笑,对周天说道:“周先生不要这样说,其实你的遭遇还是值得同情的,有这样一个丈母娘……”

  把周天说得都无言以对了,只好讪讪的笑了笑。

  没办法,人家薛雪凝说的也是事实,虽然带着些调侃的味道。

  “哎,本想请你们吃饭的,却弄成这个样子。要不这样吧,我们换个地方吃去。”

  薛雪凝有些不好意思的对周天和方清灵说道。

  周天一听可算了吧,这饭没法再吃了,万一张淑云再来闹一场,可真就热闹了。

  “不用了韩小姐,改天再说吧,我先带她们回去了。”

  周天对薛雪凝说道。

  “那我呢?周大哥,你不会把我自己扔在这里吧?”

  薛雪凝微微一笑,开玩笑似的问周天。

  周天也是被张淑云给气晕了,竟是忘了薛雪凝怎么回去。

  现在韩大小姐刚刚站起来,哪能放心让她一个人回去啊?万一出点事情可就悲剧了。

  “我先把你送回去,你爷爷还在人民医院吗?”

  周天问薛雪凝道。

  “我给他打个电话吧,估计他应该还和方院长在一起。”

  薛雪凝说着,给韩正成打了个电话。

  得知韩正成还在人民医院跟方院长聊工作,薛雪凝对周天笑道:“周大哥,你真要送我回去吗?”

  “当然真的了,把你弄丢了,我可赔不起啊。”

  周天跟她开玩笑道。

  薛雪凝也笑了,她望着周天,感觉周天这个男人真是蛮好的,只是可惜,已经有老婆了。

  周天开车把薛雪凝送回了医院,交到了韩正成的手里。

  韩正成再三对周天表示感谢,这老爷子也是客气极了。

  周天也没有多停留,方清灵和周灵都在外面车里呢,他得快点把她们送回去才行。

  可是周天刚出了医院,就接到了巫酒打来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巫酒语气很凝重,对周天说道:“少爷,有个不好的消息告诉你。”

  周天听了心头一震,不好的消息?

  要是换作是别人说这话,周天也不会太往心里去。

  但巫酒这样说,周天还是意识到,情况真的很不妙。

  “什么不好的消息?”

  周天问道。

  “我在非域的那个朋友金渝,他死了。”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https:///

  巫酒沉痛的说道。

  这!

  周天一听这个消息,震惊极了。

  金渝他见过的,上次和巫酒一起赶奔非域,追击继母萧冬梅,那个时候金渝帮了周天不少忙。

  而且周天也给金渝输送了不少劳动力,在金渝的矿上,钱海和钱小非父子,再加上上京的伍家和王家人,都在那里出苦力呢。

  真是想不到,世事无常,金渝怎么突然就死了?

  “金渝年轻力壮的,怎么就死了?”

  周天很是不解,问巫酒。

  巫酒叹了口气,对周天道:“金渝不是生病死的,是被人杀了。”

  “什么?被人杀了?”

  周天彻底的震惊了,金渝在非域还是相当有势力的,不然的话,也不会在异国他乡开设金矿了。

  这样一个实力派人物,居然被人给杀了?

  “是的,少爷,对你来说最不好的消息是,钱海和钱小非、以及上京的伍家和王家人,全都已经逃离金矿了。”

  巫酒说道。

  这番话,令周天的心咯噔了一下子。

  倒不是怕钱海和钱小非他们逃离,只是事发太突然了,而且,这些都是周天的死敌,当初周天没有杀掉他们,就是那个时候心太软了,不想杀戮太甚。

  而且也算帮了巫酒的朋友,让金渝有了免费的劳动力。

  但现在,钱海和钱小非他们出逃了,说不定会搞出什么乱子,周天还是不能不警惕的。

  “你查到凶手是谁了吗?”

  周天深思了片刻,问巫酒道。

  他必须弄清楚,到底是什么人杀了金渝。

  杀金渝的这个人,会不会跟钱海和钱小非他们有关系?是不是为了营救他们才杀的?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周天自然不能大意。笔趣阁TV首发

  能干掉金渝的人,说明来头不小,实力也相当的强,这种人,是劲敌。

  “我初步了解了一些,是金渝在当地的竞争对手干的,抢生意抢地盘,积怨太深产生的仇杀。”

  巫酒对周天道。

  周天听了心中有数了,看样子,钱海和钱小非他们只是拣了个便宜,杀金渝的人,并不是为了营救他们。

  “少爷,我准备去非域一趟,所以先跟你打个招呼。”

  巫酒对周天沉声说道。

  周天没有阻拦巫酒,他太了解巫酒的性格了。

  喜欢最豪赘婿请大家收藏:()最豪赘婿更新速度最快。

章节目录

至尊强婿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周天李若雪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周天李若雪并收藏至尊强婿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