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话一出,至少有五六位武盟高层偏开目光,或低头看地,或仰首望天,总之就是不与林重对视。

  反正他们早已安排好了退路,至不济也可以加入隐世门派或隐世家族担任供奉,就算惹林重不高兴了又如何?

  难道林重还敢因为区区小事,冒天下之大不韪,杀了他们不成?推荐阅读笔趣阁TVhttps:///https:///

  见他们的态度如此轻慢,林重本人还没怎样,卢茵却已怒气勃发,忍不住瞪大美眸,准备出言讽刺。

  苏妙看了卢茵一眼,幅度极小地摇了摇头,示意她稍安勿躁。

  在这种场合胡乱插嘴,不考虑后果,只能算是添乱。

  卢茵得到卢茵的提醒,怒意稍微减弱几分,磨了磨细密整齐的银牙,勉强咽下胸中恶气。

  “阁下误会了。”

  就在此时,作为副盟主的庞钧沉声开口,替其余高层打圆场:“今天发生的事情太多......大家只是乱了方寸而已。”笔趣阁TV更新最快https:/// https:///

  林重不置可否。

  乱了方寸?

  分明是故意给他脸色看。

  新官还没上任呢,这些高层就打算给他个下马威了。

  林重很清楚自己即将面临的困境。

  有些问题,不是光凭拳头就能解决的。

  以后日子还长,有的是机会杀鸡儆猴,不必急在一时。

  想清楚这一点后,林重懒得再浪费时间和口水,表情平淡地道:“若无其他事,你们可以离开了,该做什么就做什么,不用管我。”

  听闻此言,那些神态各异的武盟高层愕然抬头,除少数几位之外,大多数人眼中都流露出不加掩饰的惊讶。

  他们没想到,林重竟然如此“大度”,轻易原谅了他们的无礼冒犯。

  然而,只有最熟悉林重的苏妙和卢茵等人,才能听出他语气中所蕴含的冰冷和森然。

  “既然如此,那我等便不打扰阁下了。”

  傅轻候抬手拱了拱,旋即领着几个心腹部属,干脆利落地转身向出口走去。

  行事之果断,让众人都吃了一惊。

  玄字巡察院院主张东来目光微闪,暗自嘀咕:“傅院主莫非真的打算和新任盟主撕破脸不成?”

  念及此处,张东来心中对傅轻候不禁生出一股佩服之意。

  换成是他,即使对杜怀真的做法颇有微词,并且背后有天龙派撑腰,也不敢这样对待一位大宗师。

  “我辈武者,不可有傲气,但不可无傲骨。”

  张东来耳畔忽然听见一道熟悉的声音:“张兄,咱们应该跟傅院主共同进退,不能让别人看扁了。”

  这道声音细若蚊呐,除了张东来以外没任何人听见,正是来自他旁边不远处的黄字巡察院院主王叔夜。

  张东来无声地笑了笑,丝毫不为所动。

  虽然他与王叔夜交情匪浅,在武盟内部互为奥援,很多时候都选择共同进退,但不代表他没自己的想法。

  他不会在当前这个敏感时刻,为了区区微不足道的小事,就去触林重的霉头,把自己置于风口浪尖。

  不值得,犯不上。

  王叔夜等待片刻,没得到张东来的回应,不由挑了挑眉毛,似乎明白了什么。

  他面沉如水,朝林重抱拳一礼,然后尾随傅轻候而去。

  有了傅轻候和王叔夜领头,其余武盟高层亦学着他们的样子,陆续向林重告辞,一个个潇洒离开。

  很快,林重身前便只剩下庞钧、周虎牧、张东来、楼莺、黄震五人。

  五人当中,周虎牧、楼莺和黄震毫无疑问是站在林重这边的,庞钧虽然把票投给林重,但更多是看在杜怀真的面子上,本人态度暧昧,立场难明。

  至于张东来,他更偏向中立,不想触怒林重,也不愿为林重出力。

  “路阻且长,任重道远,尚需策马扬鞭呐。”容颜苍老的周虎牧眯起双眼,意味深长地对林重道。

  “多谢您的提醒,我心里有数。”

  林重展颜一笑,主动作揖:“之前人多嘴杂,我忘了向您致谢,如果没有您那一票,我不会站在这里。”

  “你该感谢的人不是我,而是秦老哥。”

  周虎牧轻描淡写地摆了摆手。

  到了周虎牧这个年纪,很多事情已经彻底看开了,虽然林重境界比他高,但他只把林重当作一个值得提携和指点的后辈:“一朝天子一朝臣,既然杜怀真阁下决定归隐,那我也该退位让贤了,等你正式继任盟主之位后,我会递交辞呈,希望你能批准,让我度过一个安详清净的晚年。”

  林重听出周虎牧言语内的萧索之意,沉吟半晌,颔首答应:“好。”

  “还有,不要让那些支持你的人失望。”

  周虎牧拍拍林重的肩膀:“杜怀真阁下的未竟之功,就交由你来完成了。”

  说完,不等林重回答,周虎牧便缩回手掌,独自离开广场,留给众人一个略显寂寥落寞的背影。

  林重心底忽然生出一丝感慨。

  像秦师、周老院主这样忧国忧民的武者,才真正担得起一个“侠”字。

  “阁下,我去送送老院主吧?”

  一直默不作声的黄震忽然主动请缨。

  林重并未拒绝,客气道:“麻烦你了。”

  “不麻烦,举手之劳而已。”

  黄震受宠若惊,匆匆追上周虎牧的脚步,扶着后者走向广场出口。

  等林重从周虎牧身上收回视线,庞钧才继续开口道:“阁下,我还有件事要和你商量。”

  林重闭上眼睛,过了两秒钟复又睁开,眉宇间多了一抹不易察觉的疲惫:“请讲。”

  “请问什么时候举行继任典礼?”庞钧察觉林重状态不佳,于是开门见山地问道。

  林重捂嘴轻咳两声,脸色愈发苍白,令苏妙、卢茵诸女担心不已:“关于继任典礼,武盟有相关章程吗?”

  “有。”

  庞钧果断点头,随即迟疑道:“只是......若按照章程举办,需要前后两任盟主共同出席,杜盟主他......”

  “那就按照章程办吧。”

  林重抬起一只手,打断庞钧:“杜怀真阁下那边我会跟他说的,除此之外,一切从简,切勿铺张浪费。”

  庞钧闻言,不禁愣了一下,神情隐约有些恍惚。

章节目录

铁血硬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兵王小说只为原作者登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登临并收藏铁血硬汉最新章节